周忠菲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美国对台政策的投机性、试探性和策略性

来源:华广网    2018-02-11 07:00:10

    华广网2月11日讯 题:美国对台政策的投机性、试探性和策略性

    作者 周忠菲

    自2017以来,美国国会以所谓“国会意识”开路,在台湾问题上一再兴风作浪。今年1月9日,美众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草案(Taiwan Travel ACT HR 535),美国国会内“美台安全关系应升温”、美台之间“应实现高层互访”等舆论开始抬头。2月7日,在“走程序”之后,参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宣布“台湾旅行法”草案无异议表决通过。由于参院采取的是众院版本,几周后,如法案在参院院会获得通过,按照美国的法律程序,无需两院再协商新版本,法案可直接送白宫经总统签署后生效。

    显然,“台湾旅行法”一旦成为法律,将严重影响中美关系,当前两国关系朝缓和方向发展的大局可能受阻,这将直接激化西太平洋地区的安全形势。中国外交部对美国国会无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挑衅做法提出严正交涉。

    美国政府对台湾有着一贯的政策。年复一年,不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美国对台政策走势基本是维持海峡局势稳定。为什么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对台政策在很短时期内,出现诸多“异像”呢?如“准总统”时期的“特蔡”通话,如行政部门批准国会议案,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港口,以及《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强调“中国威胁”等等。

    笔者认为,这些“异像”并不意味着中美关系的缓和走到尽头。相反,这些“异像”折射出特朗普政府还没有想清楚其对台政策与美国在东亚复杂处境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目前以国会政治活动为主要背景的美国对台政策,具有投机性,试探性和策略性三个特点。

    一、商人政府的投机性

    特朗普上台的前前后后,美国传统政治受到的冲击,是历届美国政府所未曾经历的。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除了面临美国公众对美国在全球扮演角色的支持度大幅下降,孤立主义上升的巨大压力之外,美国国内政治空前分歧,政党内讧不断。特朗普本人则决定利用此特殊情况,一边在白宫办公,一边大张旗鼓地经营自己庞大的商业帝国。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对台政策显示出商人政府鲜明的投机性。美国国会内部一些政治势力,看准了中美关系长期必然走向缓和的大势和目前可利用的间隙,看准了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处心积虑谋求两岸关系紧张的迫切政治需要,决定出手,甚至不加掩饰地在台湾问题上进行投机。

    但是这些政客认为的所谓“风险不大”,可能成为误判。美国国内不少智库人士指出,这样做是在未来中美关系的竞争与合作中,将台湾作为筹码夹在其中。他们警告,这样做有可能激起大陆的反弹,导致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可能性化为乌有。

    二、一中政策上进行试探

    “台湾旅行法”提案人之一的罗伯特·梅勒德斯曾表示,法案内容除了打破美台高层不能互访的壁垒,提升美台关系等条款外,还体现了“美国对台湾持续的承诺”。他强调这一点“对美国安全具有重要性”。其实,梅勒德斯不便明说的是,该法案的实施有利于将台湾与美国的地区安全体系“进一步绑牢”,将在武器售台、美台军事互动、美台经贸关系等问题上,进一步加大美国的筹码。这是美国国会中,政客们在台湾问题上“常见的套路”。

    这里要强调的是,这次“台湾旅行法”的推出具有很大的试探性。这主要体现在通过鼓吹“中国战争威胁论”,试探改变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可能性,目的是配合民进党推行的“一中一台”路线(2017年12月,台湾“立法院”通过降低了年龄和门槛的“公投法”,年龄从20岁下调到18岁,门槛由同意票需达到投票权人数的二分之一,下降为四分之一,台湾岛内因两岸议题发生冲突的政治风险,大大增加)。如美国右翼势力传统基金会,多次散布“一中政策的效果是‘鼓励战争’”的观点,主张“抛弃错误的一中政策”。这是距不久前中国政府发言人就美国军舰停靠台湾港口亮明红线后,美国以“国会意识”为掩饰,再次试探中国《反分裂国家法》。

    三、地区安全的策略性

    台湾问题的要害,在于涉及地区安全问题。目前中美势均力敌的情况下,美国对台政策在处理与台湾的“安全”关系方面,战略上仍然举棋不定。主要顾虑是美国不敢轻易“背上安全包袱”。而政治上抛出“‘一个中国’危险论”,既不能解决东亚地区安全问题,也不利改变东亚地缘政治出现的,巨大而不可逆转的,以中国发展为主的长期趋势。

    从美国与东亚的历史看,美国对“大国冲突”的利用,始终受到限制。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都是例证。如今美国要保持硬实力地位,所付出的代价将更加庞大,况且今天中国的实力也不同于中美关系正常化时的中国。美国如果对大国冲突处理不当,完全有可能拖累自己。特朗普政府的对台政策,必然考虑其策略性。保持台湾作为交易筹码的地位,符合美国利益。

    这里举一个例子。美国一些政客别有用心宣称的所谓美国与台湾“法律关系依据”的《与台湾关系法》,是1979年中美建交时美国国会自产自销的“国内法”。这其中有美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一面,但《与台湾关系法》本身不具任何国际含义。《与台湾关系法》对美台关系的定位是“执行美国与台湾的非官方关系”。当时为实现中美建交“有章可循”,美国行政部门、总统和参院还做了大量工作,此处不赘述,集中体现是参院版本拿掉了众院法案版本在名称上冠以的“美国”字样,以保持法律上的一致性,后经国会通过,以“与台湾关系法”的称谓形式出现。

    回到策略性问题。这次美国参众两院行事,体现其“心知肚明”。例如,法案被称为“台湾旅行法”。例如,华盛顿一些媒体释放信号,称法案体现的是“国会意识”,对总统而言“不具法律约束力”。例如,预言“即使特朗普签署了法案,行政部门也仍有不执行的政策空间”。

    台湾当局的反应,也可说明问题。台湾使用的法案中文版本,主动省掉了“与”字,担心由于某种“挂钩”,将自己不明不白的地位不小心“曝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也是点到为止,称“该法案不具法律效力”。

    可见,美国对台政策出现的“异像”,与民进党加剧海峡局势紧张的图谋有关,也与特朗普商人政府和美国国会的政治投机性有关。三个特点的分析,说明美国的对台政策还未全部展开,说明目前的“异像”,具有短期性。

    但也要奉劝美国,不要低估中国执行《反分裂国家法》的意志。美国国会试图挑战一个中国原则,这样做既不能为美国人民,也不能为台湾人民、为两岸人民带来任何好处,只会导致东亚地区局势更加动荡。从长期看,美国在发展中美关系方面的患得患失,只会加剧美国“维持国际秩序承诺”的压力。试问,在东亚地区安全局势中,美国还有充足的实力独断独行吗?而中国在地区局势中,将继续发挥促进各国进行协同的作用。(本文作者为上海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美国 台湾 一个中国政策
[编辑:纪菱 责任编辑:念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