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匡宇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时代力量”难避小党“泡沫化”命运

来源:华广网    2018-01-29 10:31:46

    华广网1月29日讯 题:“时代力量”难避小党“泡沫化”命运

    作者 刘匡宇

    “时代力量”不甘心永远做民进党的附随,为避免台联党的泡沫化命运而想要“走自己的路”,就只能集火猛攻大绿以分割选票。一方面,以更激进的意识形态和抗争手段引领政策取向与议题操作,例如在“劳基法”“修法”时展开“禁食静坐”的政治表演,目的是极大化地凸显大小绿差异,形塑和扩大基本盘;另一方面,在选举策略上采取针对性的袭扰战术,例如重点与民进党争夺青年票,深入民进党南部腹地大举提名,并着力吸引绿营带枪投靠。不过,“时代力量”频繁政治操作的喧嚣背后,也暴露出该党的格局局限与政治风险。

    “时代力量”有内外交困之忧

    除了“统独”立场极端、基层组织薄弱和金源匮乏的结构性痼疾,从“罢昌案”以来,“时代力量”暴露出不少新的内向局限和外部风险。

    首先,“时代力量”有沦为“国运昌隆党”的局限性。尽管自我标榜“民主”,但“时代力量”党主席却是以“国民大会”式的推举方式产生。创党元老冯光远一年前因黄国昌、徐永明等在云林县霸道排挤林郁容,将云林党部“嫡系化”而愤怒退党。以学运分子为主的“国运昌隆系”在党内唯我独尊,在民进党高层致电商讨花莲县提名问题时,黄称“与你无关、找我助理”;当国民党表寻求合作反“劳基法”时,徐反讥“不要刷存在”。此次“禁食静坐”事件中,民进党仅与洪慈庸、林昶佐等沟通,但“先撤离、再会面”的协商结果又被坚持“个人英雄主义”的黄推翻。事实上,除了黄、徐外的3民代均反对自囚议场、静坐凯道,急促上演激烈戏码争夺话语权,而希望开辟新战场。但黄一意孤行,忽而暴冲、忽而妥协,策略紊乱、进退失据。这个“5民代小党”的内心戏码和路线分歧,并不比大党单纯。“时代力量”自诩“进步”,但其政党格局的局限、“理想光环”的褪色和体制内孱弱的沟通议价和问题解决能力,选民也看在眼里。而政党命运系于一人,是过往小党消亡的共性。

    其次,民进党正在调整与“时代力量”的竞合关系。小绿来势汹汹让大绿倍感压力,民进党正从更高层级调整双方竞合关系,以更强力的策略战术反击和压制“时代力量”的野蛮成长。其一,蔡英文意志是关键因素。目前,民进党上下齐称“‘时代力量’不是盟友是敌人”,这也影响到了此前与黄国昌相互欣赏、互动良好的蔡英文。此次黄跳过“修法”主事人赖清德,升高冲突到蔡办前禁食静坐并向蔡喊话,其明显的针对性也激怒了民进党高层,有人放话“大绿小绿结束了、未来没有小绿”。此次,蔡没有再如“反服贸运动”和初修“劳基法”时那样与黄见面,而是将其完全晾在一边,释放了耐人寻味的信号。日前,蔡又通过电视专访,批“‘时代力量’做法过度”、“要照顾基层(反‘时代力量’)感受”,以及“不认为两党站在对立面”,对小绿进行威胁、招安。两党关系正式走入分水岭。其二,强化选战反制布局。民进党直白称,小绿在民进党后院刻意分票,双方难有合作空间,决心在县市议员大幅增额提名,不留余地;在南部鼓励同为“第三势力”的“基进党”展开针对性提名,作为友军狙击小绿;党高层还屡屡唱衰“时代力量”将是另一个台联党。此外,民进党还试图技术性地击倒小绿,例如不断“放黑话”,爆料黄国昌在民进党与劳团间首鼠两端且陷于内讧等丑闻,以及对其“公投”网站展开网攻。未来,在缺乏大绿奥援、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时代力量”的韧性和生存能力值得关注。如果民进党认定遭到了小绿的结构性威胁,并不会吝啬重手出击。2016年选前,蔡英文一声“集中投票”,立即打下“时代力量”蹿升势头和数席民代。民进党相信,凭借体量的绝对优势,完全能够将小绿“打趴下、打服气”。

    从宏观层次观察“时代力量”的政治前景

    更为本质的是,随着主客观因素的不断变化,“时代力量”作为一个政党,其角色定位、政治功能和存在意义也正在面临更严峻的拷问。“时代力量”其兴也勃焉,是借国际公民社会运动和反政党政治的西风,在两岸关系深度调整的阶段,靠岛内复杂的社会思潮和运动,被民进党强行扶植而生的一个“怪胎”。但这些宏观环境和微观变量正在发生急剧变化。

    首先,两岸关系融合发展的时代大势决定了“时代力量”的前途。“时代力量”代表的“急独”思维不但越发背离两岸融合发展的大势与主流,也必然因为扰乱两岸关系而反噬自身。这一点“时代力量”本身也非常清楚,近期暂缓“主权公投”动议,改为暗打“台湾名义参加奥运”的“擦边球”,即是担心引发失控而不利选举。

    其次,大小绿关系恶化背后是“时代力量”的定位尴尬。表面上看,蔡当局危机不断、奶水不足,无法继续滋养胃口越来越大的小绿,导致双方反目成仇。更为结构地看,在国民党被大幅削弱,民进党垄断行政资源的情况下,“时代力量”面临“妾身未明”、失去舞台的尴尬。小绿起初跟着大绿对国民党喊打喊杀,却导致民调暴跌,“罢昌案”虽未达法定人数,开票结果也是难看至极。这让“时代力量”惊觉,“转型正义”的提款机已经枯竭,其有兔死狗烹之忧,因此选择调转矛头在“打着绿旗反绿”的同时收割蔡当局失政作为养分,甚至不时借国民党自抬身价,与大绿要价。由于大小绿支持者高度重叠,强调“差异”事实上凸显出双方内核“同质化”的尴尬;由此造成的结构性分票矛盾将随着选举演进更加难以调和。

    再者,利基动摇同时,“时代力量”政治价值和运作方式偏离主流选民预期。该党仍执着地将存续之机系于议题操作和热衷议题的青年世代,而不是沉下心来通过在地服务厚植基层经营。这种运动式、表演式的经营方式恐怕会招致愈来愈多理性选民的疑虑,从而加剧其边缘化、极端化政党属性。再加上其快速“政党政治庸俗化”,能否避免“其亡也忽焉”的小党泡沫化宿命,恐不乐观。(本文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时代力量” 台湾
[编辑:纪菱 责任编辑:念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