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厚涛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台当局冷处理“一带一路”将加速边缘化危机

来源:华广网    2017-05-15 07:00:36

    华广网5月15日讯 题:台当局冷处理“一带一路”将加速边缘化危机

    作者 钟厚涛

    5月14日至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即将盛大开幕,将有29位外国元首、政府首脑、联合国秘书长及3位重要国际组织负责人出席这一盛会。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台湾当局对于“一带一路”明显是冷处理的态度。蔡当局这种受意识形态误导的态度立场,将使台湾错失良机,未来在亚太区域经济整合进程中,将进一步被边缘化。

    民进党长期“逢中必反”,在“一带一路”议题上也同样如此。蔡英文对台湾融入“一带一路”包括参加亚投行,一直抱持抵触情绪。2015年3月30日,台湾当局决定通过国台办提交申请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时,作为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当即表示,台湾当局向国台办提交申请,这是“把国际事务两岸化,开了严重矮化恶例”。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专门召开记者会,声称马英九是在“黑箱作业”,完全缺乏“民意授权”。深绿势力“台联党”的反应则更为出格,当日直接霸占“立法院”议场主席台,阻挠议事,抗议马当局申请加入亚投行。民进党之所以在“一带一路”议题上消极回避、故意抵制,主要原因有:

    一是防范台湾对大陆过度依赖。长期以来,民进党出于传统的惯性思维,始终认为两岸贸易额已经过高,台湾对大陆的依赖程度已经对台湾经济的主体性和自主性产生了重要威胁,因而台湾应该坚持台湾“整体的长期性利益”、“重视经济强本策略,避免中国大陆的磁吸效应所套牢”。未来若再融入由大陆主导的“一带一路”,台湾对大陆的依赖程度势必会进一步拉升。在这种错误思维的误导下,蔡英文上台后,对两岸经贸合作紧急踩刹车,使得两岸贸易额呈现明显下降态势。蔡英文当局连两岸正常贸易都故意设置障碍,对于台湾参与中国大陆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台湾自然不会积极主动。

    二是参与名称身份的自我纠结。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时,台湾当局对于自己的名称与身份问题一直颇为纠结,这一点在亚投行议题上表现尤其突出。台湾当局始终走不出自己的心结,政治戒惧心态极其浓厚,唯恐加入亚投行或者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时被莫名的矮化。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创始成员名单出炉,虽然台湾曾于申请截止日的最后期限通过国台办向亚投行提出申请,但最终由于名义问题未能成为创始成员。根据《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中的条款,“亚投行成员资格向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成员开放。不享有主权或无法对自身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申请方,应有对其国际关系行为负责的银行成员同意或代其向银行提出加入申请”。台湾参加亚洲开发银行时,是以“中国台北”(Taipei, China)的名义加入的,因而台湾若想加入亚投行,也应该继续延续这一模式。但台湾当局认为,“中国台北”(Taipei, China)的身份根本无法接受,“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是他们的底线。对此,台时任“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加入亚投行的底线就是“中华台北”,若低于这个底线就决不参与。台陆委会还借机声称,“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亚投行关于接受成员的条件并不适应于“中华民国”,这等于是自绝于亚投行之外。

    三是“从世界走向大陆”的错误思维。台湾作为一个岛屿型经济体,自身资源有限、市场狭小,若想保持经济稳步发展,必须依靠与外界的持续交流互动。至于如何与外界互动,岛内长期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声音,一是“从大陆走向世界”,即优先考虑与大陆的经贸合作,通过搭上大陆的高速快车,再逐步融入到区域经济整合过程中来,马英九执政时期基本如此;二是“从世界走向大陆”,即优先考虑与美日欧等国的经贸连接,逐步壮大台湾自身实力,然后再考虑与大陆的互动,蔡英文上台以来执行的是这种策略。蔡英文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是一种国际性事务,能够替台湾争取最大参与空间的同时,也能保住其“国家”立场。

    四是美日的幕后掣肘和牵制。特朗普上台之后,正在推行一种没有“亚太再平衡”之名却有“亚太再平衡”之实的亚太战略,利用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指派核动力航母奔赴南海等行为,加大对中国大陆的牵制力度。在“一带一路”议题上,美国也不会坐观其成。前段时间美国媒体就频频把“一带一路”建设扭曲为“中国马歇尔计划”、而且还将之扣上“新殖民主义”的帽子。对于美国的蓄意牵制和掣肘,台湾当局自然会全力配合,对美国言听计从。2015年还没有胜选时,蔡英文就公开声称,在亚投行和“一带一路”问题上要“看美国、日本的态度再定”,可见其“挟美自重”、“倚美抗陆”的傀儡心态。对此,民进党“立委”郭正亮曾有过清晰的表述,“若台湾宣布加入亚投行,可能影响台美贸易暨投资框架协议(TIFA)谈判”,“加入亚投行也需要顾虑日本感受,可能影响台日合作关系,以及目前台湾在亚银的角色与地位”。

    台湾与大陆一水之隔,在参与“一带一路”议题上具有天然的优势,本应顺势而为重塑在区域合作中的关键地位,避免被边缘化的危机。但台湾当局逆潮流而动,不愿充分利用这一优势,继续因政党恶斗而持续内耗,因为议事瘫痪而固步自封,不加入“一带一路”建设,最后只能自我隔绝于几十亿人的广阔市场。市场狭小本来就是制约台湾经济发展的一个先天缺陷,若无法借助“一带一路”融入到全球战略布局中,无异于自毁前途。

    从大的格局来看,台湾周边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大多已经融入到区域全面经济伙伴(RCEP)等经合组织,而台湾继续自我犹豫,将彻底沦为海上孤岛,其在亚太贸易格局中的重要性将被大打折扣。

    所以,台湾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真正的阻力不在“一带一路”本身,而在于台湾当局自身的意识形态壁垒给自己参与“一带一路”设置了种种障碍。未来台湾若想真正融入“一带一路”,首先需要摆正心态、调整两岸政策,早日接受“九二共识”及其核心意涵一个中国原则,只有如此才能够为台湾融入“一带一路”寻求出新的生机。

    整体而言,两岸关系是台湾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基石。即如清华大学教授殷存毅所指出的,两岸经贸关系正常发展是台湾参与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区域经济整合的起点,民进党当局不应无视两岸关系和国际环境的现实,忽视两岸在区域整合方面的既有路径与成果。世界各主要国家基于大陆日渐强大的政经影响力,必然考量大陆的核心利益一个中国原则,台湾越过大陆参与区域经济整合困难重重。

    “一带一路”本来为台湾提供了一次难得的选择机遇。长远来看,台湾能否成功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直接决定了其在新一轮区域经济整合进程中能否抢占先机,也直接决定了其在未来数十年经济发展的基本走势。台湾当局应该调整心态,摆脱狭隘的意识形态束缚,从长远的发展眼光来考虑问题,以台湾同胞的福祉为根本出发点,充分认识到“一带一路”建设对于台湾发展的重要意义,逐步在岛内各界聚同化异,早日达成共识,尽快融入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本文作者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一带一路” 台湾 区域经济合作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黄影]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