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夏经纬网 编辑:吴勇 2020-11-20 14:26:31

开铡中天 民进党夺权最后一步

民进党第二次“执政”,一开始就知道要先让国民党招招毙命,从“不当党产”对现实利益的清算,到“转型正义”对历史的清算,再加上对“统治工具”的媒体清算,民进党又何时在乎民众的眼睛?

  作者 王昆义(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民进党当局最终还是不顾及蓝营民众的感受,硬是铡了中天新闻台。一个选举时满口宣称“民主价值”、“自由价值”的政党,一旦拿到“政权”,就比威权体制时期的国民党没好到哪里,甚至要比民国初年的军阀,更是凶狠。台湾已故的新闻教育奇硕成舍我,生前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就是他在军阀时期办报纸,怎么骂军阀,军阀就是不敢封掉他的报馆。如今,民进党当局比军阀还军阀。

民进党的创党秘书长黄尔璇在世时,就一再宣称:“媒体是夺权斗争最重要的工具”,所以他在民进党创党初期,除了要打破“党禁”之外,“报禁”的解除,也是民进党夺权最重要的目标。

 黄尔璇的夺权理念不是空穴来风,1986年菲律宾科拉蓉喊出“人民的革命”时,群众第一件事就是占领菲律宾的国营电视台,再以此发号司令,最终让马可仕下台。

“人民革命”是民进党夺权典范

   菲律宾“人民革命”一直是民进党夺国民党权的重要参考典范,所以民进党在争取民主化的过程中,除逼迫蒋经国在过世前解除“戒严”之外,也解除了“报禁”,让民进党有机会逐渐拥有自己的宣传工具。报禁解除初期成立的“自立早报”,当时报社的高管,现在都在蔡当局内担任要职,就可以知道民进党多么重视传媒出身的菁英。

  除此之外,民进党在台湾地区民主化的过程中,不断的创造口号,并把口号变成群众游行的催化目标,再以群众的力量,压迫国民党逐步退出“党政军”掌控的媒体,让台湾的媒体成为一个政治权力真空的状态。

  可惜的是,国民党根本看不懂民进党玩的政治游戏,他们对所有台湾政治体制转型期的任何口号,看似已经变成台湾社会民主转型的“主流价值”,其实民进党内心可不是这么看,他们一直在玩“游击战游戏”,也就是国民党退一步,民进党就进两步,在双方你来我往之下,民进党只经过两次的“执政”,就把国民党在台湾利用戒严手法所占领的党政军机构,全部清除干净,国民党最后被民进党扫地出门,还以为民进党是真正的“民主政党”,被清算干净的国民党还高兴的帮民进党数钞票。

  国民党的悲哀,就是误认为民进党是一个“民主政党”,所以也努力的把自己转型成为一个民主政党,忘掉那个在威权体制时期一再强调的“革命民主政党”的属性,一个空壳子的“民主政党”,国民党说穿了,什么都不是,也难怪泛蓝会悲愤的咒骂被民进党“骗未知”。

  这种像一首闽南语歌曲名字《爱情的骗子》一样悲愤的咒骂,其实是另一种悲怜。国民党一直弄不清楚民进党的手段为何这么卑劣?没有为什么,因为民进党本来就不是一个“民主政党”,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革命政党”。既然是一个“革命政党”,他怎么可能留下任何的草根,让它春风吹又生?

  所以,当民进党发现中天新闻台在2018年对“韩流”还可以兴风作浪时,这就注定中天新闻台今天的命运,非要开铡不可。

  民进党开铡中天三部曲

  但是,民进党要铡中天,也不是一步到位,他们可是分进合击逐步置中天于死地。这里面可分成三部曲:

  第一步就是把中天界定为“红媒”,是受到北京指令控制的媒体,目的是要颠覆台湾内部的团结。

  第二步再以外围团体组织群众运动,推动赶出“红媒”风潮,民进党只要躲在后面对绿营群众下指导棋,就可以把“反红媒运动”炒成台湾社会的“主流价值”。

  第三步就是台当局掌控的“独立机关”,也就是“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再以多数决来决定中天的命运。

  这三部曲因为不是一步到位,可见民进党用心之深,但是国民党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勤于内斗,根本不知道拥有一个支持的媒体是多重要的力量,等到发现民进党决定要把中天连根拔除之后,再来声援中天,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民进党早已布下天罗地网,除了绿营群众支持之外,连最挺“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团体“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在中天被铡之后,都发表声明这件事“不涉及侵害新闻自由”的问题。这个声明不但让民进党当局定下心,也可以拿鸡毛当令箭,好好的宣传自己所做的事,无关“国际主流价值”。

  至于什么是“主流价值”,都是民进党自己定义的,拥有权力者,就拥有“定义权”,说明白一点,就是拥有权力者,就拥有“话语权”。民进党内会参与搞革命者,哪一个不学“文化霸权”理论,国民党一堆政治学专家,怎么就想不通这个道理,却一直沉浸在“内斗内行”的迷幻中。

  当敌人已经把枪抵在门口了,国民党还不相信敌人会开枪,这就是国民党所想不通的道理。敌人既然拿枪,为何不开枪?

  但是,马英九“执政”8年,虽然手上有枪,可是他们就不敢开,反而被民进党倒过来拿枪使,中学课纲微调的争议,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吗?

  而民进党第二次“执政”,一开始就知道要先让国民党招招毙命,从“不当党产”对现实利益的清算,到“转型正义”对历史的清算,再加上对“统治工具”的媒体清算,民进党又何时在乎民众的眼睛?

  也或许要到哪一天,国民党千里犹回首时,真正发现台湾已经不是他们可以继续安身立命的台湾,才会真正觉醒也说不定,但那时恐怕千舟已过万重山,时不我与了。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