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夏经纬网 编辑:陈建伟 2020-02-15 15:18:05

台当局口罩管控一团混乱

莫不全力以赴、与时间赛跑,民进党当局却在口罩的产销管理措施上,陷入一团混乱,不但配销制度一变再变,无法向台湾民众清楚交待口罩数量,甚至禁止未被台当局征用的口罩工厂对外销售,简直是岂有此理。

莫不全力以赴、与时间赛跑,民进党当局却在口罩的产销管理措施上,陷入一团混乱,不但配销制度一变再变,无法向台湾民众清楚交待口罩数量,甚至禁止未被台当局征用的口罩工厂对外销售,简直是岂有此理。

日前一家口罩工厂被认为是私下贩卖口罩,遭到检调约谈,调查有没有非法囤积或哄抬物价。据了解,目前全台一共有80家口罩工厂,其中29家被“卫福部”征收,意即,这些工厂所生产的口罩必须全数提供给当局。

但是其他51家没有被征用的口罩工厂,竟然也不可以对外贩卖,让业者叫苦连天。业者还说,台当局不但不准他们卖口罩,连原物料都被管控。

台“经济部”说,考虑到政府人力成本,因此征收是以大厂为主。征收的目的是为了统一调度,而统一调度的目的不就是要让更多民众可以买得到口罩吗?既然小厂没有被征收,他们继续生产不也同样可以达到让民众有更多机会可以买到口罩的政策目标,不是吗?

只要他们没有恶意哄抬价格,为什么不准他们卖呢?真是不可思议!曾几何时,台湾地区竟出现这种极权管制的情况,蔡当局的手如此堂而皇之介入市场,公权力无所不在、无所不管,实在令人担心!

有口罩业者表示,他们所生产的不是医疗口罩,所以未被台当局征收,但因台当局管控了制造材料,包括压条和耳带,结果也无法生产了,所以等于断了生路。

更糟糕的是,蔡当局以抗疫为名进行口罩的产销管控,但是直到今日都无法说清楚,口罩的供需情况到底是如何?回到整个口罩之乱的起点:1月27日,“经济部长”沈荣津说,一月30日以后,每天的产能可达390万片。

但是,2月1日,“经济部”只征收了267万片,其中72万片防疫,195万片贩卖。所以实际上民众只能买到比之前沈荣津承诺的一半左右。

2月2日更是比2月1日少了近3成,只征收了189万片,58万片用于专业人士防疫之用,131万片贩卖。

“经济部”表示,那是因为劳工周末陆续休假,所以口罩生产数量减少。蔡当局一直说,防疫视同作战,口罩需求如此急迫,工厂有可能如常在周末放假吗?实在不合理。业者则透露,为了赶台当局要求的数量,他们都是日夜加班。

但是为什么口罩数量从沈荣津说的390万片到实际征收只有189万片?中间少掉了的200万片口罩到哪里去了?

2月6日口罩改实名制上路,“中央疫情指挥官”陈时中说,每天配送到通路的口罩是160万片,但之前透过四大超商配售的数量是每天260万片,换言之,改成实名制后每天硬生生就少了100万片,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额?

指挥中心再三强调,民众购买的口罩数量有限,是因为要留给一线医疗人员。然而,据教学医院医疗人员透露,现在医师一天只能领一个口罩,医院也很紧张!那说好要留给医疗人员使用的口罩到哪里去了?

蔡当局征收大厂口罩,没被征收的小厂口罩产销却也同样受到管控;民众天天大排长龙还是买不到口罩,而口罩数量兜不起来的黑洞越来越多……光一个口罩就可以搞到业者无奈、全民抓狂,这个无能又鸭霸的执政当局真是累死人了!(作者刘心月,台湾作家兼评论员)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