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朔宁 2019-12-09 21:06:09

贼喊捉贼成实锤!“卡神”为何成民进党“瘟神”

杨蕙如案愈滚愈大,愈演愈烈。民进党各大要角对杨蕙如唯恐避之而不及,“卡神”变“瘟神”,但无论如何切割,杨蕙如与民进党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停损点深不见底,可以预见,此案将对民进党2020选举造成重创。

华广网12月9日讯  题:贼喊捉贼成实锤!“卡神”为何成民进党“瘟神”    

作者:海  平

走多了夜路总会碰到鬼。坏事做尽的的民进党,最近得到“报应”。

有所谓“卡神”之称的杨蕙如,因发动网军攻击疑造成台当局“驻大阪办事处”前处长苏启诚自杀,日前遭台北地检署起诉,让外界对民进党豢养网军以带风向的质疑成为实锤。

杨蕙如案愈滚愈大,愈演愈烈。民进党各大要角对杨蕙如唯恐避之而不及,“卡神”变“瘟神”,但无论如何切割,杨蕙如与民进党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停损点深不见底,可以预见,此案将对民进党2020选举造成重创。

 “暗黑兵团”,坐实贼喊捉贼

杨蕙如案之所以会越炒越大,首先因为此案不仅证实了民众极为厌恶的台湾政坛“暗黑兵团”确实存在,而且处于“执政”地位的民进党当局还是幕后操盘手。

近年来,“水军带风向”、“暗黑军团”、“暗黑产业链”等词汇广泛流传于台湾政治圈。尤其从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所谓“政治素人”柯文哲借由“网军”加持异军突起后,如何利用“网军”被各方政治势力所重视。2018年“九合一”选举,网军、网红、假新闻、假民调等因素更形成了“暗黑产业链”, 产业链中各环节不问是非,只为利益恣意吸血,大发所谓“选举财”。

“暗黑产业链”运作套路大概如此:雇佣者暗地发动指令,由“网军”放出假新闻带风向,通过各种网络渠道传播,同时借助“网红”渲染,然后以假新闻为由头做假民调,抹黑、污辱、唱衰甚至霸凌、恐吓政治对手或特定对象。被攻击者很多时候极难应付这样的“暗黑行动”,即便清白有理也容易陷入百口莫辩的窘境。

以去年日本关西机场因台风“燕子”关闭事件为例,面对台湾旅客抱怨与愤怒,本来蔡当局“驻日代表”谢长廷最应出面负责,但与谢关系密切的杨蕙如发动网军为谢辩驳,并将矛头指向台当局“驻大阪办事处”,带动舆论风向,甚至用污辱性字眼攻击,最终导致“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轻生。

如今杨惠如被起诉,不但“暗黑兵团”成实锤,更讽刺的是,蔡当局和民进党平日里有事没事叫嚷“被网军攻击”、“有人制造假消息”,作态喊冤装委屈,结果这次被证明他们自己才是“暗黑兵团”的操控者。这是此案持续发酵的关键之一,也让民众更加看清蔡英文阵营所操作的所谓“间谍案”、“假消息”等操作根本是极为下作的抹黑与欺骗手段。

“暗黑兵团”犹如台湾政坛阴暗角落里的“血滴子”,虽然若隐若现,无法指名道姓进行指控,但受害者众多确是事实。杨惠如案被揭开,会不会推动台湾社会对网络世界的“除垢行动”?端看岛内各方如何角力。

公款豢养“1450”!谁下令给钱?

杨蕙如案引起公愤并持续发酵的第二个关键,是越来越多证据显示,蔡当局公然利用公款豢养网军,为一党一人之私而毫无顾忌图利特定企业与个人,其腐败与嚣张可见一斑。

早在今年4月,蔡当局“农委会”为实施“2019年度加强农业讯息因应对策计划”而编列了1450万元(新台币,下同)预算。计划书提出将招聘4名“编辑成员”,月薪4万元以上,负责舆情处理、素材制作等工作,还必须在PTT、Dcard、Mobile01、网红、部落客、YouTube等社交平台进行非广告形式的宣传,要求只要“事涉本会相关言论或议题,须适时澄清”。什么意思?说白了,所谓“编辑成员”就是民进党“网军”, 只要网络上有不利“农委会”的新闻与言论,“编辑成员”要不惜制造假消息、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地全力进行“辩护”,在网络舆论中带风向。当时,舆论就认为蔡当局公然使用公款雇用网军操纵舆论,大胆妄为。因“农委会”雇用网军金额是1450万元,往后外界就把民进党网军称为“1450”。

杨蕙如一案,检方查明,杨蕙如作为民进党网军首领,指示下线在网络上发文带风向,每月可领1万元。那么,外界自然会问:这些经费从哪而来?是不是来自蔡当局公款?或者说是民进党利用公权力以各种名义给予特定的利益输送?

基于这样的逻辑推理,国民党籍台北市议员徐巧芯、游淑慧、罗智强及新党籍市议员侯汉廷等人召开记者会,质疑蔡当局及公营事业单位成了杨蕙如的小金库。罗智强还罗列杨蕙如所经营的易始公司,近年来获得台当局补助近亿元,其中很多是通过拿到“政府”标案而获利。更可疑的是,易始公司与台当局“生意”上的公文,副本竟然要寄给多位民进党人士,尤其是谢长廷系统的议员、“立委”。

民进党要组建一支网军,所需要的人员显然不只十个、二十个,包括杨蕙如和目前所曝光的人数,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杨蕙如只是“中间商”, “产业链”上肯定还有上游与下游利益集团。再进一步言之,网军只是带动风向的一个主力或侧翼,垄断其他传统媒体同样需要“收买打赏”。作为“金主”的蔡当局和民进党,要维持如此庞大人力设备支出,那资金和资源从何而来?利用支出公款豢养网军,又会出自谁的指令?

蔡当局2016年上台后一直拼命哭穷,大砍岛内军公教人员退休金,威胁“如果不改革,有退休基金就可能倒闭崩盘”。如今证实“穷得啷当响”的蔡当局却用公款豢养网军,这会多少程度唤醒岛内退休军公教人员的愤怒?又会怎样地激起年轻人、普通劳工等财富分配中弱势群体的相对剥夺感?由此也可想像杨惠如案对蔡当局和民进党所带来的冲击。

抹黑蓝营,也攻击党内对手

杨蕙如案越滚越大还有第三个原因,即民进党内各方势力在此议题上很难达成“灭火意向”上的一致,兜不拢,绿营要角有人急着切割,有人因为曾深受此害而选择在此刻袖手旁观看笑话。

操控网络“暗黑兵团”被认为是民进党和蔡当局有组织的恶意所为。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有意切割,强调杨蕙如案“只是个人行为,跟民进党无关”,还要外界别见猎心喜。

杨蕙曾巧妙利用信用卡套利,“倒赚”了信用卡公司上百万,并因此被称作“卡神”,其暴红后获得谢长廷赏识,2008年台湾“大选”担任谢团队网络执行长,从此转战政坛。加上日本关西机场关闭事故,杨蕙如发动网军为谢辩护,杨被认为是“谢系人马”。蹊跷的是,如此铁证面前,谢长廷竟然还敢硬拗切割,说“杨蕙如事件难道要我负责?”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些网军背后还有更高层人物如蔡英文也涉及其中?

要参加2020“大选”的蔡英文更是唯恐避之而不及,切割说“与杨惠如不认识”,可随后媒体就挖出杨与蔡系人马陈其迈以及与蔡英文本人的联系交往,比如蔡杨2008年合照、两人一起大谈养狗经、冰桶挑战亲密互动等等。

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民进党最开始组织网军的目的,是希望借此打击国民党等竞争对手,但随着党内派系竞争加剧,民进党网军很多时候就成了党主席的重要政治工具。

事实上,当苏贞昌2011年与党主席蔡英文初选竞争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时,苏就被“1450”做掉;今年“蔡赖之争”,赖清德同样被蔡英文掌控的网军围殴,最后只能“含冤”落败,对蔡俯首称臣。赖清德在初选时就曾呼吁蔡英文的网军不要攻击他。杨惠如案如今爆发,赖清德因为已是蔡副手,结成“命运共同体”,他无法再公开指责“1450”,只说杨蕙如所涉“网军”是否和初选时攻击他的相同还要查证,但他也道出一个事实,说“(杨惠如)他们与谢系人马本来就是朋友”,这对急于切割的绿营要角们而言,已是赤裸裸的打脸。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