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吴勇 2019-12-02 18:59:00

民进党强推“反渗透法”意图长期“执政”

民进党如此利用“全面执政”的优势,如此滥权修订“法律”践踏“立法”程序、侵犯人权、制造对抗,来牟取一党一己之私,台湾民众会再上它的当、受它的骗吗?

华广网12月2日讯 题:民进党强推“反渗透法”意图长期“执政”

据外媒11月23日报道,自称是“共谍”的王立强向澳大利亚情报部门“投诚”,称曾直接介入2018年台湾选举。他向澳大利亚提交的政治庇护申请书声称:“对台工作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要渗透到媒体、庙宇和草根组织”,“最典型的就是通过很多海外捐款给台湾候选人韩国瑜2000多万元人民币。”王立强还自曝,去年“九合一”选举后被赋予“新的任务”,即“干预2020年台湾‘大选’”。他称,随着2020台湾“大选”将近,中国大陆会投入更深。

对于这一桩所谓的“共谍案”, 民进党当局就像捡到“枪”一样如获至宝、喜出望外。蔡英文办公室11月23日迅速发表声明称,当局高度重视本案,“国安”单位已有所掌握,项目小组亦通过相关管道持续深入调查,在查证后若确有相关不法情事,一定依法严办。

王立强究竟是不是“共谍”?23日晚间,上海市公安局发布辟谣通报称,外媒报道的所谓“中国特工”王立强是涉案在逃人员,26岁,福建南平人,无业。2019年2月,他因虚构进口汽车投资项目诈骗460万元人民币,4月被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以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后前往香港。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23日晚间表示,大陆从不介入台湾地区选举,相关报道完全是无稽之谈。11月27日,环球网发布王立强在大陆涉嫌诈骗案时的录像片,录像片中王立强对其涉嫌诈骗的事实供认不讳。近日,澳媒《每日电讯报》直接以“中国间谍的闹剧”为标题,怀疑王立强自称“间谍”的自白,认为他是利用虚假证词,以换取澳政治庇护或居留权。

显然,王立强的身份不是“共谍”而是在逃的诈骗犯,所谓的“共谍案”也是一个“假共谍案”。王立强自称“共谍”,冒充特工,捏造事实,诬陷大陆,无非是想寻求澳方的政治庇护,逃避法律的制裁;甚至甘愿充当反华势力遏制中国发展的“马前卒”“急先锋”,争取它们的资金支持,以图自己过上吃香喝辣的富贵日子。

尽管王立强“共谍案”是“假共谍案”,但民进党当局心目中只有私利,没有是非,迫不及待对这个乌龙“共谍案”进行政治操作,借力使力,把原先遭强烈反弹而作罢的“中共代理人”相关修法改成强推“反渗透法”,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公布党团版的“反渗透法”草案,其中草案采“限制行为”,将处罚敌对势力针对台湾的选举、公投、游说、妨害集会游行等行为,而不采开放代理人“登记”制度。特别明定任何人不得接受渗透来源之指示、委托或资助,进行捐赠政治献金及影响选举罢免、公民投票之行为,违者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并科新台币500万元以下罚金。这个“反渗透法”在民进党主导下,于11月29日“立法院”经付“二读”。民进党“立委”王定宇29日声称,该法案是“国安”相关法令“最后一块砖”。

民进党在强推“反渗透法”之前,透过台湾“立法院”通过修订的“国安五法”,其中“刑法”把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及境外敌对势力增列为“外患罪”的适用范围;“国家机密保护法”则延长退离职涉密人员出境管制年限至少六年,涉密者最重可判死刑;“国家安全法”不仅将网路空间纳入“国安”范畴,还提高了为中共发展组织的刑罚;“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除了大幅提高两岸签署政治协议的门槛,还限制退役将领不得“登陆”参加政治活动。

民进党强推“反渗透法”,是继所谓“国安五法”修法之后,又一个打着“抗中保台”幌子,实施“绿色恐怖”,走向独裁专制,谋求民进党长期“执政”的大动作,意在透过“境外敌对势力”“渗透来源”等定义不明的词语,空白授权,授予当局司法部门无限的自由裁量权,为未来民进党以“莫须有”的罪名,控制人民、打击政敌开了方便之门;意在透过“国家安全”“敌对势力”(先前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已把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列入“外患罪”适用范围)等“条文”,向台湾民众灌输“台独”思想,煽动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敌对意识,误导台湾民众产生“只有民进党才能守护台湾”的假象;对司法部门的过度授权和严苛的刑罚,造成台湾民众尤其是台商、台生、台青、台侨会产生轻易触法的恐慌,有可能引发“寒蝉效应”,惧怕参与两岸交流,不敢批评当局,在台湾形成民进党当局“家长制”“一言堂”的政治生态,掩饰民进党施政无能、剥夺民众获取两岸和平红利的现实表现;透过该法草案第三条提到“不得接受渗透来源指示,进行捐赠政治献金”等条文,有可能通过设计甚至诬告等肮脏手段,对特定政治候选人无限上纲、定下重罪,取消政敌候选人的参选资格,甚至宣布政敌候选人当选无效,从而使掌握“话语权”“定罪权”的民进党,不仅谋求在2020“大选”中胜出,也谋求在这之后的选举中也能大胜,构建民进党长期“一党执政、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

问题是,民进党如此利用“全面执政”的优势,如此滥权修订“法律”践踏“立法”程序、侵犯人权、制造对抗,来牟取一党一己之私,台湾民众会再上它的当、受它的骗吗?如果台湾民众让民进党2020“大选”胜选,那他们未来还不知要受多少罪,遭多少殃!(华广网网友:张良骅)

 (本文为网友来稿,不代表华广网观点)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