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孟斌 2019-01-02 16:02:51

【台海新观察】台湾政治话语的四大特征

台湾岛内的政治话语既是一种身份标识,也是一种动员口号,但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兼具变与不变的特性。

华广网1月2日讯 题:台湾政治话语的四大特征

作者 许川

台湾岛内的政治话语既是一种身份标识,也是一种动员口号,但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兼具变与不变的特性。台湾政治话语的形塑及转换,主要受制于社会结构、个人特质、主流民意以及选举结果等四大因素的影响,它们可以使政治话语在“正确”与“错误”、“抑制”与“张扬”之间来回摆荡。

(一)社会结构决定政治话语的核心价值

台湾社会结构的基本样态是以“统独”差异而形成的蓝绿两大阵营,且各自具有较为稳定的基本盘。基本盘是分别以国民党、民进党为首的两大阵营的政治理念和诉求的最原初的来源与最为坚固的支持者,换句话说,基本盘是政党核心价值的依附者、捍卫者以及推动者。基本盘的不同,致使政党的政治话语不同,例如蓝营皆认同“一个中国”,但绿营皆否定“一个中国”,由此所衍生的蓝绿阵营关于“九二共识”的攻防,本身不是要不要接受“九二共识”这套政治话语,而是接不接受“九二共识”背后的“一个中国”核心要义。

然而,在社会结构尚未出现颠覆性变化之前,双方皆不可能放弃长期以来所坚持的基本主张而倒向政治光谱的另一端,因为台湾地区的主要政党均不是纯然的意识形态政党,但也不是全然的掮客性政党,而是以意识形态作为内核,凸显“中间性”作为外壳的选举型政党。选举型政党要求在基本价值不变的情况下,谋求最大程度的选举胜利。倘若对政党的政治话语进行重大改变,势必会危及到政党的生存,这就是为什么国民党和民进党纵使在极其艰难的境况下也不愿意作出实质性改变的根由。

当然,一旦社会结构不再以蓝绿两大阵营而是以单极或多极化的形态存在,那么受到削弱的阵营中力量较大的政党可能就会对涵括核心价值与诉求在内的政治话语进行检讨、反思甚至改变,而力量较弱的一方则有可能完全转型为意识形态政党。与之相对,受到加强的阵营则会更加强化既有的核心价值及其政治话语。到目前为止,国民党和民进党均经历了较大起伏,但基本盘比较稳固,因此他们尚不会对固有的政治话语的核心价值做出改变。

(二)个人特质突破政治话语的传统标签

近年来,台湾社会从细微之处已呈现出选人不选党的特点,加上民粹主义的催化,魅力型政治人物便可以打破看似约定俗成的政治认知。魅力型政治人物之所以会成为民众追捧的对象,原因多种多样,大致有帅气或靓丽的外表、敢做敢当或敢说敢言的性格,或者独具一格的行事作风等。在某些时间节点上,他们便能够集高人气于一身,成为政治选举的胜利者,而其后的政治话语也自然成为人们认同甚或肯定的对象。

柯文哲以不同于传统政治人物的风格,并以异于传统蓝绿的政治诉求,获得不少民众尤其是中间选民和年轻选民的欣赏与支持。所以,即便是因“两岸一家亲”的政治话语而被视为倾向大陆后,柯文哲也能有惊无险地获得连任并保持高人气。

高雄市长韩国瑜是另一个典型。2014年选举以来,“九二共识”似乎就成了“票房毒药”,特别是在民进党2016年大胜之后,“九二共识”更是到了几无市场的艰困地步,许多候选人对之避而不谈。但韩国瑜在这次选举中却高举“九二共识”大旗,并在基本盘绿大于蓝的高雄市成功翻转,意味着个人特质可以突破传统的“爱台湾”与“卖台湾”政治标签。

换句话说,携带着高人气的政治人物,既可以创造出一套区别于传统的政治话语,也可以重拾被压制的传统政治话语。需要指出的是,具有个人特质的政治人物并不能打破传统的社会结构,其获胜的关键在于“中间选民”的支持(在保有基本盘或与某一阵营联盟的情况下)。“中间选民”的特点是游移不定,如果政治人物的执政无法得到民众的满意,那么其所倡导或建构的政治话语就将归于沉寂,甚至还有可能被抛弃。

(三)主流民意左右政治话语的策略调整

基本盘不足以让政党在选举中获胜,因此根据主流民意调整政治话语就成为其必不可少的策略。对于选举型政党来说,政党的主要目标是获得执政权,在基本盘实力相对受限的条件下,淡化意识形态,强化中间路线,是政党争取更多选民支持的不二法门。这就是为什么在较为理性的政治选举中,台湾的政党愈来愈少的打“统独牌”、“乡土牌”和“悲情牌”,而让政治话语重点聚焦于公共政策层面。以不久前的高雄选举为例,民进党意图让地方选举拉高到“统独”对抗,但并未奏效,说明主流民意已不允许政党再操弄意识形态,拼经济成为绝大多数县市的主流民意。

地方主流民意的加总似乎就是台湾社会的主流民意。换句话说,拼经济才是主流,而不是政治。但政治环境决定着经济出路,而政治话语的核心价值又决定着政治环境。在地方层面,政治环境受到政治话语核心价值的作用较弱,故而拼经济的成功与否决定着政治话语的延续与否;但在两岸层面则恰恰相反,即政治话语的核心价值决定着拼经济的成功与否。因此,两岸城市交流虽然是以经济优先,但也不是无条件的,这个前提就是必须承认“九二共识”。

国民党和民进党均深知“维护和平”与“发展经济”是台湾的主流民意,其先后提出了“各自表述”和“维持现状”的主张以消除民众对两岸关系的疑虑,而这两种政治话语都没有损及到他们所坚持的核心价值。实际上,国民党、民进党的政治话语皆是围绕着如何用顺应主流民意的话语表述来包装政党的基本价值而展开。但是,台湾社会“维持现状”的主流民意一方面造就了蓝绿看似趋同实则分野的政治话语,另一方面也导致了统一被连带与“独立”一起束之高阁。

(四)选举结果塑造政治话语的分布形态

政党所创制的政治话语,是其选举动员的重要工具,而政治话语能否取得民众认可,选举结果是最终的评判指标。由于选举的动态性,导致了政治话语的波动性。也就是说,政治话语的稳定周期是十分短暂的。短暂不意味着是民众对政治话语的核心价值的摒弃,而只是不同核心价值次序的前后变换。需要注意的是,这种转化只发生在表层政治,而不是核心价值,但表层的变化会顺带着依附于其内的核心价值的位置的变化。为了再次获得优势,政党可能会对政治话语的表层表述进行改造,但一般不会动摇其核心价值。

换而言之,选举影响的只是政治话语在浅层次上的表达,而并不触及到深层次的内涵。这就是说,核心价值的恒稳性并不受约于选举结果的影响。因此,我们看到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在选举成功或失败的时候,均没有对核心价值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只是进行了更具策略性和灵活性的调适。为什么不同政党的同一套政治话语会在前后接连的选举中败北?其主要是因为政党的天性会将某一次的胜选自视为是选民对其包括深层次在内的政治话语的全盘接受,往往导致了不同政党在执政期间均犯下了得意忘形、与民意脱节的错误。正是这一认知偏差,政党轮替之后的各种政策或多或少都夹带着意识形态的色彩。

当以意识形态挂帅的公共政策超过社会所能承载的临界点时,民众就会产生反扑,即大量的游行示威出现。这些游行示威在国民党和民进党执政时期都不少见。由于受到民意反扑的制约,原本具有优势的政治话语就会渐次遭到解构。社会抗议的频度限制着政治话语的效用。当反扑的民意超过临界点时,政治话语也就实现了替换,而且还会投射到临近的选举中。可以说,选举是政治话语强化或转换的重要依据,其可能激活一些沉睡的内容,也可能冻结一些过激的行为,但其并不决定着政治话语的实质性变迁。

综上所述,台湾政治话语分为了表层和里层两个场域,里层的核心价值是政党基本盘意识形态的表征,不易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而表层的公共政策则是拓展中间票源的策略,容易因人因势而变动。里层的意识形态是影响两岸关系的重要因素,在辨别台湾政治话语时,应抓住其本质。(本文作者为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