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纪菱 2016-11-03 17:00:30

【台海新观察】“台日海洋对话”是场政治秀

在既没有内部的强大支持,也没有外部的有力支撑的境况下,台湾要想在海权方面取得突破实在不易。唯有台湾当局改善两岸关系,进行两岸海洋合作,才是可行之道。

    华广网11月3日讯 题:“台日海洋对话”是场政治秀

    作者 许川

    日前,一度延宕的首届“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会议在东京仓促上演。据相关媒体报道,此次会议并未取得实质性成效,更未就冲之鸟定位问题形成一致看法。台当局一心寄望的渔权也暂时落空。可见,蔡英文信誓旦旦的海洋会议,不外是一场政治作秀罢了。

    一、日本作风强势,难有实质性让步

    自安倍晋三出任日本首相以来,其在对外关系方面采强硬色彩十分浓厚,不论是在北方和东海的领土争端上,还是在国内安保法的修订上。

    毋需多言,整个东亚局势都可能被笼罩在日本复兴军国主义传统的阴影下,加上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日本在整个亚太格局中占据着相当有利的地位。尤其近来日本国力日渐增强,更助长了其对外扩张的野心。

    台湾与日本由于历史和地缘上的关系,两者在某些领域一定程度上保持着某种亲密往来,例如相互赈灾、观光以及其他一些事务性合作。然而,在核心问题上,日本未必就会给台湾以实质性的好处。日本对台关系主要有三个逻辑:

    一是“主权”优于渔权。尽管在马英九任内台日双方签订了所谓的“渔业协议”,但该协议并未涉及到“主权”问题。也就是说,日本牢牢控制住了在“主权”问题上的发言权,即便是一时失去了某些渔权。

    二是事务优于政务。毫无疑问,日本必定不会将隶属“主权”的政务放置在渔权的事务上来谈,因为这跟启动这项会谈的初衷和宗旨相违背。如此来看,日本坚持既有的“主权”立场应当是意料之中,台湾甚至不提冲之鸟的定位问题也应该是事先的默契。

    三是民间优于官方。此次会谈双方的主办单位皆为民间性质的协会,该种性质就决定了会议能所达到的最大权限。纵使是往后双方在渔权问题上取得某些进展,势必也是在不触及日方主权利益前提下达成的。

    二、台湾弱势处境,难有可用性条件

    蔡英文上任后,台日关系看似较马当局时期更为紧密,但随着蔡当局在执政上的左支右绌,很难再找到更多筹码与日本讨价还价。内部事务蔡当局或已渐趋捉襟见肘,对外事务上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其一,相较于岛内其他亟待平息的争议,渔民权益并不是蔡当局施政的主轴。换句话说,虽然台日双方已搭建起每年一次的对话框架平台,然其出发点是基于海洋合作,而渔业合作只是海洋合作下面的一个分支。这就不难想见,所谓的渔权谈判会被置于一个什么样的位阶。

    其二,蔡当局在政治上有求于日本,不会挑战后者底线。由于蔡当局在两岸关系上闹僵,其必定会向美日招手取暖。马当局在东海纷争上对日较为积极主动,是因为其没有有求于日本的政治需求及后顾之忧。相反,蔡当局为建立“反中”同盟,“逢日必软”是其一贯立场。

    其三,朝野政党对冲之鸟的认知分歧,弱化了对日谈判的强度。蔡当局急于向日示好,在冲之鸟定位上畏首畏尾,始终不愿针对其是岛还是礁进行表态,仅表示遵循国际法有关规定,蓝营则明确主张冲之鸟是礁不是岛。因此,蓝绿双方对此问题既不同调也不同步,鲜有共识。

    其四,有限的政治资源和政治实力,不足以抗衡日本的强大攻势。尽管台湾在经济方面或可跟日本一搏,但困于政治处境的狭小和军事实力的单薄,不仅是实力还是信心都输于日本。

    三、两岸僵冻关系,难有互助性资源

    据相关人士表露,台日海洋会议由日方率先提出,原因是欲图化解中国大陆的压力。对日本而言,是希望能解除与台湾之间悬而未决的案件,打造联手因应中国大陆的环境。 简单地说,台湾不过是日本在海洋问题上对付中国大陆的棋子,日本通过分化两岸,达到遏制大陆的目的。

    过去的经验表明,两岸关系越好,对台湾越是有利。举例而言,2013年台日签署的“渔业协议”,倘若不是中国大陆对日本形成了压力,日本不会对台湾轻易让步。假若台方欲单独跟日本互动,在有求于日本且没有大陆助力等不利条件下,台湾很难占有优势。

    另外,无论是从长期还是从短期看,蔡当局都没有要承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的可能。这就是说,只要两岸关系冻僵,两岸海洋合作就难以进行,日本便可对台得寸进尺、漫天要价。一方面蔡当局两岸关系处理不好,台湾想要在政治上取得突破是不可能的,国际上普遍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这不可能因某些大国单方面改变;另一方面由于两岸关系处理不好,台美关系也将缺乏政治互信,纵使台、美、日同属所谓的“价值联盟”,但台美关系肯定次于美日关系。所以,在海洋、安全问题上,美国显然会偏袒日本,而台湾也会随着中美、中日关系的改善而渐次边缘化。

    综上所述,在既没有内部的强大支持,也没有外部的有力支撑的境况下,台湾要想在海权方面取得突破实在不易。唯有台湾当局改善两岸关系,进行两岸海洋合作,才是可行之道。(本文作者为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