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吕博航 2020-03-22 19:05:42

【台海新观察】美国国会的“政治煽动”应尽早收手

中国的发展没有人能够阻拦,两岸关系的大船也不是美国反华势力和“台独”分裂势力掀起的这股逆流能够翻得了的

华广网3月22日讯 题:美国国会的“政治煽动”应尽早收手

作者 周忠菲

3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15票对0票,全票通过了“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简称“台北法案”,目前已送交特朗普总统,等候签署。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3月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严正指出,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国会的做法,这种做法是“逆潮流而动”。中方敦促美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采取切实措施阻止有关议案通过成法,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与稳定。

“法案”出台是否意味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有可能从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倒退?美国国会发起这一波“政治煽动”的目的是什么?美国的手究竟要伸多长?分析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的逻辑以及国会运作“台湾牌”的特点,有助于回答这些问题。

特朗普就任以来,其外交政策的一个特点是以中美矛盾冲突为中心,这是与过去历届政府不同的思路。特朗普无视中国崛起给世界带来的结构性变化,信奉“美国优先”信条,其对台政策的逻辑体现为加强美国对民进党当局“台独”路线的支持。这与他本人的全球战略观以及美国的亚洲政策相关。

过去美国主流观点认为,对美国安全构成挑战的是大国、流氓国家、失败国家、恐怖主义等。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全球战略从“反全球化”调整为“美国第一”或“美国优先”。特朗普对时局的认识是,世界一切事务应该由美国“说了算”。特朗普全球战略的思路是:强化美国霸权地位,推行扩张性军事战略。

这种思路看起来虎视眈眈,但也折射出美国对出现全球冲突极端化年代的担忧。从亚太地区看,美国盟友的外交政策与特朗普政府出现重大分歧,安全关系方面,他们拒绝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亚洲政策陷入焦虑,外交政策不能达到完全稳住盟友的目的;抛出的“中国威胁论”陷入不能提供“充分证据与支持”的“困境”。这种局势下,特朗普政府要实现维护美国霸权的战略目标,但又提不出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具有明确定义的战略竞争概念,“巧取豪夺”便成为特朗普推行其全球战略和地区战略的思路。

循此逻辑,特朗普抛弃40年来美国奉行的对华接触政策,将中美关系推入“不确定年代”;在中美贸易冲突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体现了迎合美国国内冷战利益集团需要的倾向。与此同时,在意识到“反华需要付出的政治代价”方面,他经常在中美关系中见风使舵,借助政治运作,表示不会放弃一个中国政策。

例如,当特朗普判定打“台湾牌”对解决中美贸易冲突有利用价值时,他与蔡英文通了电话。当要求盟友视中国为“亚太威胁”时,他下令美国军舰进入台湾海峡。当他需要达成第一阶段中美贸易谈判,又采取支持恢复中美军事安全对话的立场。一旦他认为美国需要制造地区局势不稳定时,又立即拉拢“台独”势力,支持其分裂活动。可见,特朗普的对台政策逻辑充满了冒险性。

美国从小布什政府起,国会为获取更多政治利益,炮制的涉台法案就逐渐增多。特朗普上台以来变本加厉,美国国会通过了众多的涉台法案,内容方面,侧重于加强“美台军事关系”和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两个方面,“台北法案”亦如此。

特点一是配合民进党当局所谓的“外交、军事优先”的 “发展战略”。美国国会历来扮演着亲台大本营的角色。国会通过发出“台湾是民主政体”“台湾弱小,大陆打压”“美国应该向台湾提供保护和支持”等论调,在不同层次影响行政部门的对台政策。特朗普上台以来,国会通过众多涉台法案,主要内容和项目集中在“确保台湾国际生存空间”和“平衡大陆军事威胁”两个方面。

从运作看,国会试图将美台关系提升到“近似外交关系”的层次,这是一种挑战中美关系底线的做法。如果此意向今后成为“台北法案”的执行精神,未来在国会煽动下,美国在美台关系方面有可能出台更多的涉台条例或法案,国会干涉中国内政的手可能会伸得更长。

特点二是抛出“诱饵”但不改变“不协防”立场。“台北法案”发出主张在外交、军事层面“提升”美台关系,甚至将台湾模糊视为“盟邦”,这似乎给民进党当局提供了搞实质性美台军事合作的“机遇”。但美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的立场上,国会依然执行“不必然协防(保护)台湾”的战略模糊政策。

因此,国会在“台湾牌”上进行的“政治煽动”,其运作可以概括为“挂羊头卖狗肉”。一方面,国会以“台北法案”形式将美台关系“提升”到“接近外交关系”的水平;另一方面,国会在“台北法案”总冠名上又拿掉美国字样,暗示其中对台湾使用的“盟邦”称谓,不具备官方意义。

国会认为,这种做法既实现了对中国内政的干涉,迎合了国内政治利益集团的需求,而形式上又不与行政部分执行的一个中国政策相违背。这种认为干涉中国内政而可以不付出代价的“表演”,只能是自欺欺人。

“台北法案”利用民进党当局配合美国把中国大陆作为遏阻对象,在亚太地区制造不稳定局势的企图,只能是“画饼充饥”。蔡英文执政一期,美国国会通过诸多“挺台”法案,结果台湾丢了7个“邦交国”。台湾“国际空间”越来越限缩的现实,已经不可改变。

美国国会硬要逆流而上,发出在蔡英文执政二期将“提升美台外交、军事关系”的信号,诱惑民进党当局进一步扮演扰乱地区安全秩序的角色,这种政治煽动只会导致“台独”步伐的失控。“台北法案”出台后,台湾当局立即做出反应。蔡英文借与“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见面之机,表示“感谢美国对台湾提供外交与军事保护”。“立法院”的极端“台独”势力走得更远,竟然利令智昏,要求美国“与台湾建交”。美国支持“台独”势力妄动,对其产生的严重后果,是要付出代价的。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和对台政策,如果在干涉中国内政上继续挑衅,最终必然是以损失美国的外交信任和中美关系的长期走向为代价。这种霸权加盲目的政策导向,最终打击的是美国自己的政治权威。

中国的发展没有人能够阻拦,两岸关系的大船也不是美国反华势力和“台独”分裂势力掀起的这股逆流能够翻得了的。

作者为上海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