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吕博航 2019-12-13 20:00:47

【台海新观察】美国对港政策:从丧失谨慎到任意妄为

今年香港连续六个月的暴徒骚乱引起世界震惊。一时间,深潜香港的西方反华势力纷纷浮出台面,与罔顾国家大义的动乱者里外应合,肆意挑衅香港特区政府的治权,挑衅一国两制。在这场煽动香港内乱,停滞香港经济运行秩序,抹黑中国的动乱过程中,美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华广网12月13日讯 题:美国对港政策:从丧失谨慎到任意妄为

作者 周忠菲

今年香港连续六个月的暴徒骚乱引起世界震惊。一时间,深潜香港的西方反华势力纷纷浮出台面,与罔顾国家大义的动乱者里外应合,肆意挑衅香港特区政府的治权,挑衅一国两制。在这场煽动香港内乱,停滞香港经济运行秩序,抹黑中国的动乱过程中,美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例如,骚乱不断升级,暴力分子在示威现场挥舞美英国旗,大肆宣扬与美国领事馆官员的会面,明目张胆招引外部势力干涉。例如,美国国会跟进配合,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该法案以国内法定位,经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再例如,今年8月特朗普还信誓旦旦在媒体采访中,将发生在香港的冲突定义为“骚乱”,表示 “这是香港和中国(内地)之间的事,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不出三月,就出尔反尔,签署法案。

美国对港政策,从前一阶段的丧失谨慎发展到任意妄为,直接在国际舞台扮演针对中国的“政治打手”。这种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是罕见的。美国借香港问题遏阻中国崛起的政治目的,昭然若揭。美国对港政策的出尔反尔,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失败。美国政府置国际法和国家尊严于不顾的霸道行为,遭到中国政府的严厉驳斥与警告。

一、美国对香港问题的双重标准

美国介入和推动香港暴乱的过程集中体现了美国的双重标准。

特朗普政府宣称坚持所谓“民主原则”,但在香港问题上却批准以国内立法形式对中国事务进行干涉,从根本上违背了国家之间平等、互不干涉内政等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暴露了其所谓“民主”的虚伪。美国拿所谓人权标准对香港问题吹毛求疵、抹黑中国,美国媒体对香港暴乱进行选择性和煽动性报道,其选择判断标准也是意识形态性质的、片面的、甚至是颠倒黑白的。这些都暴露出美国双重标准的本质:暴徒所言是不是客观事实已无关紧要,美国民主利益至上,甚至遮羞布也可以不要。

环顾世界,美国在亚洲、中东、北美,“拥有”与极端力量和专制政府长期打交道的“光荣经历”,至今这些专制政体、政客、反民主势力等,仍与美国眉来眼去,利益纠缠,藕断丝连。反观美国政客在香港的做法,完全不考虑香港的社会安定,不考虑商人团体的经济损失,公开为暴乱分子摇旗呐喊,赤裸裸介入中国内政,客观上已成为暴恐分子、极端分子的政策支持者和金主。其所作所为,已经堕落到连基本事实都罔顾、连遮羞布都不要的程度。

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以维护“民主、人权”为幌子,肆意抹黑中国、蛊惑煽动暴乱。这种企图遏阻中国发展的恶劣行径和险恶用心已经大白于天下,不仅遭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也引起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警惕和抵制。

二、美对港政策,从丧失谨慎到任意妄为

美国的香港政策,以今年美国国务院发表年度《香港政策法报告》,特朗普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为节点,大体可分为“丧失谨慎”和“任意妄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美国对港政策,从属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中美经贸关系快速发展,中国在WTO拥有“一国四席”地位(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后一阶段,美国对港政策从属于逆全球化,美国全球政策调整为贸易保守主义和遏制中国,中美冲突加剧。

美国国会提出《香港政策法报告》的法源,来自1992年国会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称《香港关系法》。性质上,这是一部过期的美国国内法。这是基于:其一,从《美国-香港政策法》的法案名称,后来调整为《香港关系法》,拿掉“美国”字样,可看出当时美国对港政策界定不清,同时也是故意含混。1997年7月1日英国结束对香港管治,香港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后,美国政客、学者出来圆场,将美港关系解释为“美国国会未制订出完整系统”。

其二,香港不是一个国家。香港的国际地位是关税贸易总协定(GATT)赋予的独立关税区成员。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香港成为WTO成员,其独立关税区成员身份延续。2001年中国大陆和台湾加入WTO。在美港关系上,美国依据《中英联合声明》,根据WTO第24条“例外条款”,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同意在金融和文化等领域给予香港有别于中国大陆的待遇。客观上,美国香港政策相对谨慎,表现为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保证美国在港经济利益。同时,美国也不忘声称支持香港的人权、民主与自治,以及保障香港的生活方式。香港独立关税区身份获得确保,但也有约束。在执行层面,美国强调《香港政策法》不得有“不当用途”。

2015年至 2019年间,美国国务院与国会参众两院,分别就香港问题多次提交法案,反映了国会的程序利益,政客的“公务利益”、总统与行政部门的博弈,两党政争。与此同时,美国外交政策背景也变了,美国从全球化走向反全球化,从主张贸易自由化退回贸易保护主义。此外,美国还要在全球和地区战略上“有效遏阻中国崛起”。

大约从2018年起,美国香港政策进入丧失谨慎阶段。这一年,美国国会美中经济暨安全检讨委员会提出“重新审视香港独立关税区之地位与政策”,别有用心地提出“限制潜在军用之高科技售到香港”。美国民主基金会等组织,插手香港“街头政治”、“校园政治”的行动,越来越明显。在港美关系上,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批评美国“扰乱国际多边贸易秩序”,称美方对港指控失实,指出香港繁荣与中美经贸关系休戚相关,指出香港是美国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请美方三思,此举是否“损人又损己”。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围绕《香港政策法》,出现“酝酿重订”、“取消”、“启动暂停机制”等各种声音。

随着中美战略对抗的加剧,美国在香港问题上开始“为所欲为”,政治手段成为对港政策的主要特征。美国不再强调如何给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开始明目张胆扶持香港“民主派”搞“暴民动乱”。2019年,美国国会加快检讨《香港关系法》的进程,策划推出新法案,美国公职人员与香港激进建制组织建立联系。炮制新一轮搅浑香港局势,煽动“港独“分裂势力作乱,在多层次以遏阻中国为目标的,来势汹汹的战略进攻。《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和特朗普的最后签署,意味着美国完成了一整套程序,美国对港政策从丧失谨慎发展到任意妄为,从说三道四发展到肆无忌惮。

三、中美两国做法完全不同

支持“港独”分裂势力,破坏“一国两制”成为美国对港政策的主要内容后,为香港暴力分子和“港独”势力张目,纵容其破坏香港繁荣稳定,成为美港关系的主旋律。

针对美国以支持”港独“,策应”台独“分裂势力,干涉中国内政,削弱中国国际影响力的种种做法,中国政府对美国的挑衅立场进行了严厉驳斥。同时,中国政府也不为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不为美国纠集的“港独”、“台独“等势力的有意煽动所蛊惑。在寻求解决香港问题上始终立足于“一国两制”,立足于《基本法》,坚持港人治港的基本立场不动摇。如今年6月香港暴徒冲击立法院以来,中国政府正确面对隐患的存在,冷静应对一系列突发事件,将重点放在体现中央政府对港政策的连贯性方面,通过中央与特区之间的高度协调,化解社会冲突。基本做到了有理、有利、有节。

目前,香港社会冲突的后遗症依然存在,但这场被蓄意引发的“民主混乱”,最终没有像反华势力所期望的那样,出现“失控”的局面。美国政府、美国国会政客、西方媒体描绘的一个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的“香港民主遭大陆镇压” 的虚构形象,不攻自破。中国政府消除香港隐患,稳定民心,稳定中央政府与香港关系的坚强决心不可动摇。

美国外交传统强调,即使处于单极世界的优势环境,也“切忌到处插手”,防止出现“心有余而力不足”(overextension)的局面。如今美国在与中国的战略博弈中,如果失去冷静,听信国内反华势力“乱中取胜”的妄想,只会伤及自身。 美国自欺欺人的对港政策,从丧失谨慎到任意妄为,如不改弦更张,只会落下更大的笑柄。(本文作者系上海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