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20-09-29 08:31:17

公司中秋节发五花肉:“员工称比较实际”,为何人们厌倦发月饼?

临近中秋节,不少公司都或多或少地给员工发些福利。不过,成都一家公司所发的“中秋福利”却引发媒体舆论的围观。所发“中秋福利”不是月饼,不是大闸蟹,而是2斤左右的“五花肉”和一些水果。公司的相关负责人称:“往年发月饼大家可能不大喜欢吃,今年发猪肉比较实际”。

公司给员工发放五花肉的场面

临近中秋节,不少公司都或多或少地给员工发些福利。不过,成都一家公司所发的“中秋福利”却引发媒体舆论的围观。所发“中秋福利”不是月饼,不是大闸蟹,而是2斤左右的“五花肉”和一些水果。公司的相关负责人称:“往年发月饼大家可能不大喜欢吃,今年发猪肉比较实际”。

在一定程度上,“中秋福利”已经成为社会性的固定仪式。只是,在公司和员工之间的“中秋福利”互动上,貌似已被“中看不中吃的月饼礼”搞得只剩下仪式感本身。虽然从各类特色月饼的包装来看,各家公司也可能花费不少心思。可真要是回到员工的心声层面,却很难得到真正的暖心。

事实上,像成都这家公司的“接地气操作”,应该也有一些公司在践行,可总体上而言不算主流。因为,就公司“中秋福利”这种传统而言,很多时候更在乎形式上的饱满,所以导致公司方面在具体的礼品选项上,还是会最大限度地接近“中秋元素”(各地虽有不同,但大同小异)。

因此,所谓的公司“中秋福利”,其实并非只是为满足员工的“个性需求”和“实际需求”存在的,更大的意义在于体现公司的“存在感”。于此出现“中看不中吃的月饼礼”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但是,随着人们对传统送礼意识的淡化,可能就更期待实际性方面的考量。

所以“公司中秋节发五花肉”都能上热搜,也就值得我们深思和玩味。要知道“月饼礼”本身,也不见得都“中看不中用”。只不过物质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人们对于“月饼礼”本身已经不再那么期待。而且,谁都清楚,每逢中秋节“月饼礼”都会比较扎堆。

这种情况下,如果各家公司都发“月饼礼”,可能的结果是“真的会让人感到厌倦”,所以人们出现“厌倦发月饼”的情绪也就在所难免。不过,对于“厌倦发月饼”的情绪而言,这其实也跟“送礼观念”的变化有很大关系。因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无论是“福利性送礼”,还是“社交性送礼”,都更在乎双向的情面,而对于礼品本身的实用性,往往是次要的。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随着个体原子化的不断加剧,“社交性送礼”其实已经在年轻人中出现“衰落的迹象”。当然,这种“衰落”并非是年轻人不再认可送礼这种行为,而是觉得送礼更倾向于送礼本身,而非只是为结构性的世俗秩序服务。

因为,就当下的人情送往来看,其实跟人情往往没多大关系。这种送礼的“空心化”,其实也是年轻人比较厌倦的。在很大程度上,就跟随礼钱一样,所谓的情理越来越淡,留下的都是人与人的周旋和算计。所以,很多时候,并非人们害怕花钱送礼,而是不再愿意为”空心化“的送礼所累。

反过来看也是一样,既然公司花钱给员工送福利,还是希望员工开心,为形成更好的工作氛围服务。这种情况下,如果公司只是考虑“礼品的档次”,而不考虑具体的接纳度和实用性,积极性氛围很难被调动起来。在一定程度上,反而会被认为是福利的“走过场”。

与此同时,不同文化的冲击,对节日传统的元素,确实存在一定的冲击。这导致,年轻人更愿意回归实际得到相应的实惠。甚至,有不少人认为,直接发钱比发任何礼品更好。因为,每个人对福利的需求不一样,统一的福利发放,肯定会众口难调。

这种问题在具体的人情礼往中,其实也越来越普遍。过去晚辈看长辈,普遍是买些礼品,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是较为亲近的关系,直接就是给钱。当然,这种图景也主要发生在看望经济条件不太好的亲友的情形中,因为,比起“送礼者”的面子,这里更倾向“收礼者”的处境。

不过,这也仅存在于晚辈送礼长辈这种单向性的互动中,在同等身份的送礼互动上,其实还是“你送我什么,我就送你什么”,在具体价值的评估上,基本上还是对等的。这就导致,但凡互动中出现失衡的情况,关系亲密度就会逐步衰减,以至于出现“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虚伪图景。而这似乎,也是人们越来越不愿意人来送往的主要原因,而更愿意蜷缩在自己的生活中。

不得不承认,“公司给员工发福利”和“亲朋之间送礼”是一样的。很多时候,礼品好吃不好吃是一回事儿,互动关系中的狩猎又是一回事儿。尤其是“商业化浓重的公司”和“家族体系复杂的家庭”,这些问题往往是比较突出的。

如果公司真想让员工满意,就需要发自内心地给出实惠。说实话,2斤左右的“五花肉”和一些水果和一盒高级月饼的价格应该差不多。但是,对于普通收入的员工来讲,却会觉得2斤左右的“五花肉”和一些水果更实际一些。因为,这些更具有“烟火气”。

而对于家族体系复杂的家庭而言,如果真想让亲友开心,就尽量多在平日里进行互动,而非只是选在特定的节日里进行形式化的社交。甚至,不少家庭的长辈,完全是通过晚辈的迎来送往,进行道德优越感层面的博弈。只是,回到节日本身,回到生活本身,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