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19-05-27 17:39:54

【两岸书香】一个好汉三个帮——你的支持系统在哪里

有数据表明,一个人碰到打击与困境时能否重生,40%取决于自己的支持系统,如何建立并且维护和丰富自己的支持系统是现代人值得思考和重视的问题。 此时,如果你正处于人生困境,那么试着启动人生支持系统,也许未来回首人生路曾经的绝望正是迎接未来无限希望的转机!

上个月17号,一则并不起眼的新闻,在当今互联网时代并没有引起多少人关注。茫茫人海,芸芸众生,这个新闻的主角悄悄告别了世界:

4月16日凌晨,台湾歌手蔡东儒留下最后一段录像:他轻轻弹着吉他,清唱着蔡健雅的《遗书》;视频画面全黑,只能听见蔡东儒的琴声和歌声。这是他在与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告别。4月17日,蔡东儒自杀。 


歌手蔡东儒生于1988年,作为乐团主唱,他出过个人专辑、ep,也办过巡回演唱会。尽管没能大红大紫,但是凭借优美的嗓音与英俊的相貌,也在两岸赢得众多粉丝。


在告别录像中,蔡东儒留下最终遗言:“对不起,真的好累好累喔”。他表示自己想不到办法撑过每个黑暗期,直言“我毁掉了自己的逃生口”。

即便有很在乎的人,但对生命的热情已经燃烧殆尽,加上发现自己对身边人来说是个累赘时,他遗憾地留下“我终于明白,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了…真的对不起,我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了”。


有数据显示:每天全球有近3000人自杀,同时有证据显示,自杀死亡及自杀未遂者的社会支持要比无自杀行为的个体差很多。

社会支持是指社会网络运用物质和精神手段对社会弱势群体进行无偿帮助的行为总和,个人的社会支持网络越强大就能越好应对各种来自环境的挑战。

您是否仔细审视过自身的支持系统,我们每天生活在茫茫人海中,看似独立却处在各种复杂微妙的关系中,与他人的各种关系便构成我们的支持系统。

此刻请找一张白纸,在顶端居中写下:“我的支持系统”,左侧写人物姓名/称呼,右边写与我的关系。书写过程要不假思索写出自己第一反应想到的人。


这张纸上呈现的基本就是你的支持系统,人与支持系统的关系如同楼房与地基、大树与树根。双腿是身体的支持系统,车轮是汽车的支持系统,支持系统是帮你脱离困境的重要保障。

 

著名心理学作家毕淑敏在《你的支持系统》这本作品中有一段关于支持系统的描写:


一个人,在世界上行走,没有好的支持系统是不能持久的。它是我们闯荡江湖的根据地,它是我们长途跋涉的兵站。当我们疲倦的时候,可以在那里的草丛栖息。当我们忧郁的时候,可以在那里的小屋倾诉。当我们受到委屈的时候,可以在那里的谅解中洒下一串泪珠。当我们快乐的时候,可以在那里的相知中聊发少年之狂……

这种精神的疗养生息之地,你有多少储备?

先生是个缜密的人,他说,既然你已做完了这道测验,不妨把你的讲来听听。

我说,好啊。我告诉你。

我最先写下了我的母亲……

于是,忆起那天的课堂。

静寂。这是心理测验常常出现的情形。人们在想。片刻之后,有人就刷刷地动起笔来。这种事情,一旦有人开了头,谁都顾不了谁了。同学们埋头去写,然后分成小组,描述自己的支持系统。基本上包括这样几类——家人、亲属、同学、师长……

有同学说:我飞快地检视了自己业已走过的人生,我为自己多年来储备下的丰厚资源而欣慰和思考。我对自己的今后更有了把握和信心。我的支持系统是,从我幼年的朋友到最新的职业同事。他们涵盖了我的历程,好似风暴过后海滩上遗下的贝壳。那是经历了考验的生命的礼品。

有一位同学的支持系统是一片空白。他坦诚地说,我的支持系统就是没有一个人。我是自己支持自己,是思想支持着我。也许,这是因为特殊时期中有人告密,使我不需要知心的人。

不管怎么说,我钦佩这位同学的坦率。有的人在这种时候,不敢暴露自己,明明没有,但他随便填上几个名字,把自己凄凉的真实隐藏起来。但是,你要想一想,为什么自己的支持系统是空白呢?再有,如果有的同学全部填写的是家庭成员,那也是不够完备的。如果一个中学生,他的支持系统也都是同龄人,那么,很容易出现瞎子领瞎子的情况。要引起高度注意。

支持系统的性别单一化,也是不理想的。理想的支持系统应该是两性都有,各年龄段都有。也就是说,我们生命的支持系统,最好的状态应该是平衡的,不过分倾向于哪一类。

那么,最后,好好分析一下你的生命支持系统吧!你生命中有哪些人支持你成长,支持你走过?又有哪些人帮助你渡过难关,帮助你一次次蜕变?

或许从这其中,你能懂得一些生命中最重要,最珍贵的东西。


毕淑敏既是作家又是心理医生,她用平实温暖的文字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让我们对“支持系统”的概念有了更加深层形象的认识。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生活压力大。有多少人与蔡东儒一样彷徨无助甚至痛苦绝望却困在悬崖边无路可走?

每个人看似都有家人朋友这些类似的社会关系,但社会关系中的支持系统却完全不同。有人遇到问题宁愿独自面对也不愿向朋友家人求助;有人面对问题宁愿向朋友求助也不愿让家人知道;也有人觉得我不需要社会支持系统,我自己就是自己的支撑。

然而有数据表明,一个人碰到打击与困境时能否重生,40%取决于自己的支持系统,如何建立并且维护和丰富自己的支持系统是现代人值得思考和重视的问题。

此时,如果你正处于人生困境,那么试着启动人生支持系统,也许未来回首人生路曾经的绝望正是迎接未来无限希望的转机!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