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19-05-27 17:19:25

【黎舒心语】线性时间与慢性焦虑

既然我们无法阻止时间,更无法抵挡时间背后各种力的作用,我们何不与时间成为朋友?在力与力的作用中锤炼自我呢?

  当2019年元旦的钟声敲响时,相信世界各地的朋友们都会不约而同许下新年的愿望。时间不会被任何事物左右,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律将人类社会运转的轴线不停地延展,让我们在湍流不息的时间河水中起起伏伏。

  岁末年初,我听到成年人口中时常冒出的一句话就是:好焦虑啊。这句话下面的潜台词就是: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压力好大。有些人尽管口里不说,但是匆匆的步履,和总是抑制不住焦急情绪还是泄露了内心的秘密,没错,焦虑和快乐都是极具传导性的,哪怕两人相隔甚远,你还是会从对方行为的细节和言谈举止中感受到那股情绪的暗流。

  心理学上“焦虑”完全可以构成一种疾病,号称焦虑症。它是神经症这一大类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以焦虑情绪体验为主要特征,可分为慢性焦虑,即广泛性焦虑和急性焦虑,即惊恐发作两种形式。

  生活中,大部分人群的焦虑是一种慢性焦虑,它源于时间背后各种力的作用,比如:工作压力、经济压力、学业压力、婚姻压力,等等,甚或只是单纯的年龄压力,都会对我们的情绪构成一种侵蚀,就如同海边的礁石,终难以抵挡海浪日复一日的冲刷。

  去年,朋友圈曾流行一篇文章:《成年人的崩溃,总是无声无息的》,许多人从这篇鸡汤文中找到了共鸣,相信其中不少人与慢性焦虑相伴而生。

  但这仅仅是事实的表象,真相是,即使成人世界饱受压力的施重,焦虑的侵蚀,我们的内心依然倔强而生,在一次次的不妥协中填写生活的答卷。

  是的,力与力总是相互作用。当时间之斧伴着电光火石的热度敲击我们的肌肤时,带给我们的并不仅仅锥心刺骨的疼痛,还有一副百炼成钢的精神肌体。在这点上,时间没有令我们失望,它在解构万物的过程中,也在重新塑造万物。

  由此来说,我们完全可以将外力对我们情绪的侵蚀看成是一种不断的塑造。在这一过程中,天真无邪将被圆熟智慧而取代,自由无惧也将受制于理性从容,只要你尊重这一过程,将之视为生命力的一次高级进化,而不是终日战战兢兢、固步自封,更不是自暴自弃、悲观绝望,你终可以在这场力与力的角斗中成为赢者,哪怕你依然会陷入周期性的慢性焦虑,但那绝不会改变你努力的方向,它们不过是线性时间的赘生物,如同辽阔土地上的一丝浮屑与尘埃。

  2018年罗辑思维跨年演讲将主题定为《时间的朋友》。我非常喜欢这个主题。是的,既然我们无法阻止时间,更无法抵挡时间背后各种力的作用,我们何不与时间成为朋友?在力与力的作用中锤炼自我呢?正如罗振宇在这期跨年演讲中讲到的:任何一个人,不管你的力量强弱,放眼于足够长的时间,你都可以成为时间的朋友。在时间之河的另一端,你终会发现被时间重塑的自我才是最真实、最完美的自我,那是宇宙自然传奇的创造。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