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王良超 2021-05-09 10:49:37

【两岸走透透】桃渚古镇:明朝抗倭那些事

历史上,在浙江桃渚一带,戚家军曾大破倭寇,九战九捷,为扫清东南一带浙闽粤等地的倭寇作乱,创造了良好的开端。

在台湾马祖很多老人的回忆里,一张烤到金黄的圆饼夹上蚵仔煎蛋,咬上香喷喷的一大口,再抿一口老酒,鲜香混杂着凛冽,这,就是曾经生活的味道。这里的老酒,就是马祖老酒,而金黄的饼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继光饼。

继光饼,顾名思义,原本是福建人为了纪念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而制作的面饼,没想到却在台湾马祖历久不衰。而更少人知道的是,继光饼第一次出现的地方甚至不在福建,而是浙江东南部的一座小城里。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浙江省临海市的桃渚镇,一起来看看民族英雄戚继光和明朝抗倭的那些事。

在我国东南沿海和台湾地区,有一种面饼小吃流行了数百年的时间。这种小吃由面粉发酵,再加上少许的盐烤制而成,巴掌大小的圆饼中间有个小洞,可以用小绳串起来,既能挂在脖子上,也能挂在腰间,方便携带。有的地方叫做挂饼,有的地方叫做光饼,但不论在闽台各地还是江浙沿海,这种小吃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继光饼”。

据说明朝嘉靖年间,浙闽一带沿海常常受到倭寇的侵扰,百姓深受其害。为了平定倭寇,明朝政府派遣总兵戚继光组建新军,整治海防,其军队人称戚家军。

由于倭寇是从海上上岸,无法预测,为了抗倭,戚家军在海边埋伏,常常几天几夜不能生火做饭,为了戚家军能够吃饱饭有力气抗倭,老百姓就用面粉做成饼给将士们食用,这就是继光饼的由来。

戚继光最初和倭寇作战的地方就是浙江临海一带的桃渚等地,所以最早的继光饼,很可能正是从桃渚古镇传出的。

桃渚镇,位于浙江省临海市东南部60公里处,在台州湾与三门湾之间,是古代从海路进入台州府的枢纽之地。在桃渚镇以西约3公里处有一片水域,从上空俯瞰仿佛一片海洋,其中散布着十三个大小不等的岛屿,好似一片世外桃源,美不胜收,人称“桃江十三渚”,这就是桃渚镇名字的由来。

据史书记载,明代嘉靖四十年,也就是公元1561年,倭寇大举侵犯台州。当时为了击败倭寇,戚继光专门研究了倭寇的作战习惯,发明和改良了两大抗倭“利器”——狼筅和鸳鸯阵。

所谓狼筅,就是用一根长达5米的大毛竹,顶端镶上铁枪头,当做长枪使用,竹子上的枝杈都留着,既可以遮挡敌人的视线,也可以抵挡敌人的刀剑,甚至还能划伤敌人的双眼。

之所以使用毛竹,除了取材容易,制作简单之外,毛竹的空心也有杀敌的作用。在和倭寇作战之前,戚家军都会在毛竹顶端的三四节上钻孔,在竹子里灌上生石灰,即便竹子被砍断,也能对敌人造成杀伤。

戚家军抗倭的第二大“利器”,就是由使用狼筅的士兵搭配使用其他武器的士兵组成的“鸳鸯阵”。11名士兵用长短兵器配合,威力巨大。

整个鸳鸯阵通常有1名队长作为指挥,其他10名士兵5人为一组,分别持刀、持盾,或者使用长枪和狼筅。

手握两大“利器”,戚家军大破倭寇于浙江临海,九战九捷,为扫清东南一带浙闽粤等地的倭寇,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而狼筅和鸳鸯阵也在江南的特殊地形里展现出了独特的优势。

由于长短武器搭配合理,而且多人配合,所以士兵训练起来非常容易,只要有一名经验丰富的队长指挥,在稍加训练之后就能上阵杀敌。所以,戚家军虽然只有3000人左右,但实际上每到一处地方,都能组织起大量的民壮丁勇和倭寇作战。

在桃渚古镇里还有一座桃渚古城,是明代专门为了抗击倭寇而设置的防卫所,建造至今已经有五百多年历史,也是浙江省保存最完好的所城,是研究明代卫所制度与沿海防御体系的重要实物资料。

桃渚古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周长超过1300米,城墙主体和三个城门都保持完好,城内街巷至今仍然保持着明清时期的风貌。古城门里还专门设有瓮城,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引杀倭寇。

桃渚古城内的民居绝大部分都是明清时期的建筑,以清代建筑为多,比较著名的有郎家里、郎德丰、吴宅、柳宅、宗祠、关帝庙等。比较特别的是,这些建筑形成的街道并不是整齐的一字型,而是弯曲的街巷,从城门望去,视线被房屋遮挡,让人一眼看不到头。据说这也是为了便于隐藏士兵和倭寇进行街巷战。

据史料记载,为了加强防御,桃渚古城还在城里建造了十多座“空心敌台”,和长城的城楼类似,用大条石砌成上中下三层,每层都有开窗,顶层可以射箭瞭望,底层可以储存粮草兵器,也可以让士兵休息。这些空心敌台中,有两座就是戚继光所建。

倭寇的侵掠骚扰,给东南沿海地区的人民生活和社会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戚继光用了3年的时间,先后平定了浙江、福建一带的倭寇,实现了自己“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的灭倭志向,也使当地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因此受到浙闽两地百姓的爱戴和拥护。在战争吃紧的时候,很多老百姓宁可自家饿着肚子,也要把粮食留给戚家军吃。

真正为百姓谋福,以民生为重,或许,这就是戚继光被百姓爱戴,被称作民族英雄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几百年过去,继光饼仍然在海峡两岸流传至今的原因。

【完】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