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王良超 2021-02-20 18:20:07

【两岸走透透】广西兴安县: 千年陡军,灵渠百兴

说起“中国第一位皇帝”,海峡两岸的听众朋友们肯定都知道——秦始皇嬴政,统一中国,建立了大秦王朝,使得书同文、车同轨,同时修建了万里长城,留下了兵马俑,直到今天还能看到。


说起“中国第一位皇帝”,海峡两岸的听众朋友们肯定都知道——秦始皇嬴政,统一中国,建立了大秦王朝,使得书同文、车同轨,同时修建了万里长城,留下了兵马俑,直到今天还能看到。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除了长城和兵马俑之外,秦始皇还留下了一项“大工程”,不仅在今天还能看得到,而且在2000多年的岁月里依然发挥着功效,泽被一方百姓,这个工程就是连接了湘江和漓江的灵渠。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安县,来了解一下有两千多年历史的灵渠和守卫灵渠的“陡军”。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东北部,距离桂林市66公里,有一个叫做兴安县的地方。县府所在地兴安古镇,有一条2200多年前,由秦始皇下令修建的古运河,叫做“灵渠”。

这座古运河从秦朝时期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把广西境内的湘江发源地和漓江连接在一起,不仅打通了南北水上通道,为秦王朝统一岭南提供了重要的保证,更是联接了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构成了遍布华东华南的水运网。自秦以来,对巩固国家的统一,加强南北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密切各族人民的往来,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时至今日,兴安县这个人口不到40万的县城,每年会接待1000万左右来自海峡两岸和世界各地的游客,其中绝大多数都会到灵渠看一看。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运河之一,灵渠有着“世界古代水利建筑明珠”的美誉,是古代中国劳动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灵渠水系由北南两渠组成。北渠俗称湘江新道,全程由人工开凿而成,大致与湘江故道略成平行,其水位高过湘江故道,湘江水约有7分水流进入北渠,在高塘村与湘江故道相会,全长3.25公里;南渠自南陡口起,引湘江水约3分,过严关,流至灵河口汇入漓江,全长约33.15公里。

灵渠主体工程由铧嘴、大天平、小天平、南渠、北渠、泄水天平、水涵、陡门、堰坝、秦堤、桥梁等部分组成,尽管兴建时间先后不同,但它们互相关联,成为灵渠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其中陡门的设计理念,一直到2200多年之后的今天,仍然被建筑界借鉴使用。

所谓陡门,是在南、北渠上用于提高水位,蓄水通航,具有船闸作用的建筑物。在灵渠水道的两岸,用条石修建相对的凹槽,用松木板从凹槽里一块一块拼接堵塞,或者用竹竿和竹篾搭配其他杂物阻挡水流,使上游留下来的水在某一段水道里积蓄,提高水位,这叫做“关陡”,等水位足够让船通过时,再打开陡门,放船通过。据说2000多年前,秦始皇的运粮船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从中原大江大河,运送到岭南地区的。据史料记载,南北两渠共有陡门36个,两千多年来,已经有不知道多少船只,在灵渠的数十个陡门中往来穿梭。

有陡门,自然就要有开陡和关陡的人,这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陡军”。关于陡军的说法,目前尚无定论,据兴安当地学者介绍,当地有一种说法是,最初秦始皇派驻看守灵渠陡门的驻军,扎根兴安,由朝廷奉养,专司开陡关陡,世代相传,就成了陡军。

沿灵渠两岸的山上,至今还留有一些岩石洞穴,视野开阔,可以随时瞭望陡门,据说就是当年陡军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关于陡军的来历,还有一种说法是,灵渠经过历朝历代的修建,消耗了大量人力,在陡门修建的过程中,逐渐有朝廷派来的军队留下看守陡门,渐渐形成了陡军。当地史料记载,公元1396年,明代曾派一位姓严的监察御史通修灵渠,其部下姓季、颜、宿的3位指挥使接到命令,留下守护陡门,沿袭了600多年。据当地季姓人家回忆,家中祖先在担任陡军之前,就曾经在山东从军。当地有很多村落的形成,都和陡军有关。

被誉为“世界现代船闸之父”的灵渠,在2000多年前与长城、兵马俑一起被视为秦始皇时代三大工程。即便放在如今,想要修建这样一段人工运河,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我们看到的灵渠,是经过2000年来历朝历代不断修缮的结果,这其中投入的人力物力,难以想象。当地一位艾姓老人介绍,他家中祖先曾经参与灵渠修建的部分工程,据传,仅仅部分工程就付出了7万人命的代价。

在灵渠的建设过程中,使用了很多木材,大多都是松木,取材于兴安镇周边,一方面方便运输,一方面也是因为松木不易腐坏。

虽然沉重的徭役给灵渠的建造者带来了巨大的负担,但灵渠建成之后带来的交通便利,却让兴安广受其利。

兴安当地早在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在春秋战国时期属于楚国领土,秦朝时在当地筑城,后来历朝历代都不断扩大和加强兴安的城池建设。由于陡军的存在,再加上灵渠带来的货物运输便利,兴安镇在唐宋时期就已经是周边的军事、经济枢纽,宋太宗赵光义亲自为当地赐名“兴安”,寓意正是“兴旺安定”。时至今日,灵渠从兴安镇穿过,两边的水街依然能看到鳞次栉比的沿街店铺,很多当地人还能回忆起船来船往的热闹景象。

灵渠的存在,不仅带来了货物贸易,更加强了南北文化的交流。在水街的纵深处有一条旁街,叫做北街里,其中的一些建筑深刻体现了南北文化的交融。据说有名的桂林米粉,就是一种南北文化交融的产物。从北方来的人们怀念家乡的面食,就尝试用广西当地的大米制作面条,最终形成了风味独特的桂林米粉。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