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中新网 编辑:吴勇 2021-04-05 16:54:20

抗美援朝老兵70年追思:人在,密码在;人不在,密码毁

眼下正值清明节,追思慎远,年近九旬的抗美援朝老兵梁洪泉向记者诉说70年的尘封往事。

  中新社西宁4月5日电 题:抗美援朝老兵70年追思:人在,密码在;人不在,密码毁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我很想见过去的老战友,特别是同科的,现在一个都没联系上;我还很想去朝鲜北峰地区,但能不能认出来就很难说了……”

  眼下正值清明节,追思慎远,年近九旬的抗美援朝老兵梁洪泉向中新社记者诉说70年的尘封往事。

  1950年6月,梁洪泉在老家江苏徐州沛县中学报名参加军事干校,开启“一生最有意义的阶段”,“那几年,正是轰轰烈烈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时候。小孩捐一分钱也可以,豫剧演员常香玉还捐了一架飞机。”

  “你走了也好,你父亲一辈子受人欺负,你跟着共产党闯一闯去吧。”母亲以这句话为踏上抗美援朝征程的梁洪泉壮行。

  此时的梁洪泉,还记得六七岁刚记事时的切齿之恨,“父亲交不起地主的租金,三个‘狗腿子’把他按倒,用砖头朝太阳穴处砸。”

  入朝半个月,在中国人民志愿军26军任译电员的梁洪泉和战友隐蔽在一处半山腰,“敌机由下往上轰炸、扫射,我看得非常清楚。我心里想,如果有一支步枪,我必定能把它击落。它太好打了,就像对着我飞来一样。”

  此时,他的一位徐州老乡中弹。“我滚到他身边,一看,一条腿基本快断了,连着一点筋。我不会包扎,不管会不会,也得包啊。”

  “夜行军,一掉队就找不到自己的同志。在敌人封锁区得跑步前进……急得不得了,边走边尿。”他说,“每晚,我的衣服都是湿透的,到地方后,就要生火烤衣服、烫脚。”

  在战场,他唯独珍藏着临出征时母亲甩上车的一双布鞋,“下雪,山包成了冰山,军鞋鞋底打滑,我把布鞋穿上,好像有引力。下山的时候,大家一躺,就下去,谁知这个山有多高、沟有多深。”

  前后四五十天的西方山战斗,异常惨烈。26军78师师长齐安聚要求梁洪泉和战友去234团驻地解决通信问题,“我身上绑了炸弹,万一不行,只有拉响炸弹,和我的密码本、地本同归于尽。人在,密码在;人不在,密码毁。”

  “接近西方山,双方的交战就如狂风一般。”他们遇到敌军巡逻队,敌人欲活捉,“我打出的十八发子弹,估计至少也有七八个敌人死伤在我手下。我原来准备好,最后一发子弹是留给自己的。”

  紧要关头,志愿军巡逻队为他们化险为夷。

  “敌我双方飞机来回盘旋,抢占好的射击位置。只要一开始,就跑到地堡外看。”梁洪泉回忆既新鲜又兴奋的“看空战”,“咱们的飞机让敌机咬住后,心悬得不得了,看到咱的空军处于有利位置,就高兴得不得了。那种心情简直没法形容。”

  “小梁同志,你给我家里报个信”,拼杀前,战友们把地址丢给梁洪泉,人就跑了,“他们很有可能就回不来,所以向家里报平安,问候家中老人。”

  西方山战斗最惨烈之际,他看到背着排长赵景文从阵地上下来的王保金。“俩人简直就是血人,”梁洪泉眼眶湿润,“很短促的时间,王保金马上还得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战斗。”

  1958年,梁洪泉、王保金、赵景文等人转业,选择到最艰苦的地区。开路、修渠、抢救病重儿童——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他们又工作了大半辈子。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梁洪泉说,自己的父亲母亲不识一个字,都是老实人,“但他们告诉我这一条,意思是不管在任何地方,都要给老乡办好事。”(完)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