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阿梨 2021-04-04 15:36:32

在香港,有一座镌刻着红五星的抗战烈士纪念碑

清明时节,慎终追远。在中国民间最大的祭日来临之际,位于香港新界乌蛟腾村外的抗日英烈纪念碑周围,摆满了白色的菊花,而纪念碑顶部那颗五星,依然红灿灿的。

    (中共百年华诞)在香港,有一座镌刻着红五星的抗战烈士纪念碑

  中新社香港4月4日电 题:在香港,有一座镌刻着红五星的抗战烈士纪念碑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清明时节,慎终追远。在中国民间最大的祭日来临之际,位于香港新界乌蛟腾村外的抗日英烈纪念碑周围,摆满了白色的菊花,而纪念碑顶部那颗五星,依然红灿灿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香港乌蛟腾烈士纪念园内的抗日英烈纪念碑。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清明节是中国人祭拜祖先的节日,而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我们最记得的就是当年跟着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抵抗日本帝国主义而牺牲的游击队员,有了他们的英勇牺牲、坚贞不屈,才保卫了香港人民、争取了民族独立和自由,我们要永远怀念他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缅怀告诉我们香港的青少年,一定要把真正的历史记在心里。”当年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港九大队)的“小鬼通信员”林珍,如今已经是86岁的老人,她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一起,用纸巾擦拭去纪念碑基座上刻着的“浩然正气”四个大字上的灰尘后,向纪念碑敬献花圈,并向烈士鞠躬致哀。

点击进入下一页

当年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的“小鬼通信员”林珍(右)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一起向抗日英烈纪念碑敬献花圈。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港九大队是香港沦陷时期惟一的抗日武装,乌蛟腾村则是港九大队在日据时代的抗日基地。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纪念为抗战付出生命的村民和游击队员,1951年10月,该村村民自发为烈士筹建了一座纪念碑。2009年12月,由香港特区政府出资,纪念碑迁于现址重建。深藏于此的,是港九大队保家卫国的历史记忆,但很多香港人知道此处有一个镌刻着红五星的抗战烈士纪念碑,是因为这座纪念碑曾在2019年被黑暴分子涂污破坏。

  “纪念碑至今还有一些黑色的痕迹,当时黑暴期间一些打砸抢烧的暴徒,竟然丧尽天良来损毁这个抗日英烈纪念碑。收到这个消息,我们的抗日老战士、老烈属,还有他们的后代、一些义工,天还没亮就来到现场想方设法去清理。”陈勇说:“这些伤痕是不容易在短时间内能够抚平的,这也说明我们为什么要更加加强国民教育和历史教育,要让我们的下一代铭记于心,再不会出现这种只有抗日战争时期的汉奸才能够做出的行为,这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

点击进入下一页

位于香港新界乌蛟腾村外的乌蛟腾烈士纪念园园门。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陈勇为内地网友所熟悉,也正是因为在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他提出的“将抗战历史加入香港本地教材”的建议冲上热搜。

  “抗战时期的香港,英军一早就投降了,国民党军也见不到人,坚持在香港三年零八个月抗击日军的,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港九大队,而且这些热血战士们绝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香港的青年人,他们这段历史更能够见证,当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家园受到侵害、受到危难的时候,到最后真正靠得住、能够保护这片神圣领土的,只有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成员——炎黄子孙的热血青年。”陈勇续说,“日本投降了,英军还在遥遥万里之外,他们当时求助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来维持香港的正常运作。有很多前辈都讲,1997年7月1日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也是一种‘回归’,因为我们的子弟兵的火种从抗战时起已经深深扎根在香港。这段历史更值得我们香港的每一位朋友尤其青年人去了解、去牢记。”

  了解才是爱的开始。“我们需要把这些正能量、这些历史的真相,在青年人的认知里还原,我们相信,有了正确认知的青年人就等于接种了抗病毒的疫苗,就有了免疫力,就能够免受‘政治病毒’的侵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守护到我们的子孙后代。”陈勇强调:“我们的青年人要牢记自己是谁,由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就像这纪念碑上的‘浩然正气’四个字一样,希望涵养好我们香港的浩然正气。”

点击进入下一页

当年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的“小鬼通信员”林珍(前)和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用纸巾擦拭去抗日英烈纪念碑基座上刻着的“浩然正气”四个大字上的灰尘。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摄

  在陈勇看来,爱国者的定义是一脉相承的,“爱国就是保家卫国救民族,越是在战乱的时间、危机的时间,越能够看清谁是真正的爱国者。近几年的香港也遇到了一些危机、一些挑战,这个时期真正的爱国者就是要为了国家民族好,能够守护我们的宪法、基本法,能够守护香港不受外国邪恶势力的颠覆,守护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

  就在记者采访期间,不时有人前来缅怀先烈,有的是附近的村民,还有几名行山的青年人。而一名装备齐整的摩托车骑手,向着纪念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绝尘而去……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