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新华网 编辑:星璃 2020-03-24 21:16:20

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发挥了哪些作用?——在武汉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传递这些信息

  全国调来4900余名中医药人员驰援湖北,经过实践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3日下午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中西医专家介绍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作用及有效药物。

  新华社武汉3月23日电题: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发挥了哪些作用?——在武汉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传递这些信息

  新华社记者李思远、胡喆、喻珮

  全国调来4900余名中医药人员驰援湖北,经过实践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3日下午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中西医专家介绍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作用及有效药物。

  中医药作用成为这次疫情防控一大亮点

  “社会各界认为,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亮点。”中央指导组成员、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介绍,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

  “集中隔离,普遍服中药,是阻止疫情蔓延的基础。”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介绍,数据显示,2月初“四类人员”当中诊断确诊比例是超过80%,中旬就降到了30%,到2月底下降到了百分之十以内。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西医专家邱海波说,中医药在这次新冠肺炎救治中尤其是重型和危重病人的救治中,从目前临床的观察来看,对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治疗有四个方面的作用:一是降低了轻症和普通型病人向重型的转化,二是降低了重型向危重型的转化,三是用于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治疗,四是用于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康复。

  “应该说,中医药在普通型和重型的转化过程中已经看到了疗效,重症治疗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在康复治疗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邱海波说。

  余艳红说:“这次的实践再次充分证明,中医药学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屡经考验,历久弥新,值得珍惜,它依然好使、管用,并且经济易行。”

  筛选出“三药三方”等一批有效方药

  张伯礼表示,手里有药心里不慌,每次在一个大疫过后,都会出现好药,所以有一句话叫“大疫出良药”。这次疫情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也没有疫苗,于是我们就跟西医同道一样,注重从老药里筛选有效的药,同时也研制了几个新方,也就是“三药三方”。

  余艳红介绍,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在早期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总结中医药治疗病毒性传染病规律和经验,深入发掘古代经典名方,结合临床实践,形成了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成为中国方案的重要特色和优势。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为代表的一批有效方药。

  邱海波说,从西医来看,多数的化学药物都是单靶点的,而中医和中药更多是多靶点的。也就是说,中药更多的像个团队在作战。

  邱海波援引复旦大学白春学教授的研究表示,包括33家医院完成的“血必净与安慰剂治疗重症肺炎疗效”的随机对照试验的研究结果显示,血必净联合常规治疗以后,可以明显降低重症肺炎患者的28天的病亡率,能够下降8.8%,而且能够明显使得肺炎渗出吸收更快,器械通气的时间缩短,住院的时间也能缩短。

  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表示,连花清瘟是在治疗非典时期研制的一张处方,主要的功效也是清热解毒、宣肺泄热,治疗轻型和普通型的新冠肺炎患者有确切的疗效。

  张伯礼介绍说,目前我国已向意大利援助了10万盒连花清瘟胶囊。最近,意大利还要追加,可能要再寄10万盒支援意大利的抗疫。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认为,中医和西医虽属于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对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认识角度,但是它们都会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大量临床对照表明,“三方”均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中医药界愿与国际社会分享防疫和救治经验

  “中国的中医药界愿意与国际社会进一步加强合作交流,分享防疫和救治经验,向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提供有效中成药、专家咨询和任何力所能及的援助。”余艳红说。

  “中医药是一个伟大宝藏,青蒿素是中医药献给世界的礼物。”余艳红说,中医药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仍然是人类抗疫的重要武器。现在中国已通过远程视频交流、提供技术方案等,向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等国家分享救治经验。已经向意大利、法国等国和我国港澳地区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捐赠中成药、饮片、针灸针等药品和器械。

  “不担心西方病人没有准备好接受中医。”黄璐琦说,现在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103个WHO会员国认可使用中医针灸,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修订版纳入了基于中医药的传统医学章节。

  “在国家诊疗方案推荐的方剂的基础上,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结合临床实践优化而成的化湿败毒方,被国外朋友亲切地称为‘Q-14’。”黄璐琦解释道,Q英文谐音CURE,取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进而引申为一句俗语,就是“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表明中国愿与各国人民并肩作战,共抗疫情,共享中医药的经验和成果。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