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中国台湾网 编辑:吕博航 2020-02-14 09:08:33

逢“中”必反?台当局又开始在疫情命名上搞小动作

然而台湾执政者一意孤行,抛开世界卫生组织的命名,宣布继续沿用“武汉肺炎”,一场跳梁小丑的戏又开始上演。台当局“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公开称,虽然正式名称是“COVID-19”,但基于让民众容易理解,经讨论后决定中文仍简称为“武汉肺炎”。台当局“疾病管制署副署长”庄人祥还说,这是与国际接轨,并建议岛内媒体沿用这一称呼。

  

  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然而,台湾当局却宣布继续沿用“武汉肺炎”这一名称。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解释“COVID-19”的命名时明确表示,字母CO代表“冠状”,字母VI代表“病毒”,字母D代表疾病,数字19代表发现时间为2019年。谭德塞强调命名必须避免使用不准确或是污名化的名称,“不涉及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人群,同时方便发音且与疾病有关”。

  然而台湾执政者一意孤行,抛开世界卫生组织的命名,宣布继续沿用“武汉肺炎”,一场跳梁小丑的戏又开始上演。台当局“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公开称,虽然正式名称是“COVID-19”,但基于让民众容易理解,经讨论后决定中文仍简称为“武汉肺炎”。台当局“疾病管制署副署长”庄人祥还说,这是与国际接轨,并建议岛内媒体沿用这一称呼。

  显然,“武汉肺炎”这一简称带有强烈的地域歧视色彩,与世卫组织的命名准则相背离,属于需要避免的不准确或具污蔑性的命名。“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不可能不知道WHO的命名准则,既然明知为何还要故犯?

  还说与国际接轨?听起来还真可笑。作为国际组织的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宣布命名,台当局要真是想与国际接轨就该用此名。可能台当局也觉得无法自圆其说,所以台“指挥中心”就“甩锅”世界卫生组织,说他们先前命名为“2019-nCoV”,如今又说“COVID-19”一改再改。

  但事实是,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30日宣布的“2019-nCoV”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暂时命名。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关于病毒的最终命名是“SARS-CoV-2”。而这次的“COVID-19”是指病毒引发的疾病名,因此两者并不涉及“一改再改”。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周小柯表示,台“当局以民众容易理解为借口,背后的动机却是利益考量。在全球共同面临病毒挑战、合作应对疫情的全球化时代,这种小我利益的行为应当休矣!

  香港中评社13日发表评论指出,岛内这些政客是“仇中”“反中”的偏执狂。疫情面前,台当局不仅对大陆抗疫没有提供丝毫帮助,还要在背后插一刀,良心不会痛吗?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