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人民网 编辑:星璃 2020-02-12 21:16:16

港台腔:借疫情打“地域炮”、关“小三通”,岂止是冷酷无情?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但台当局“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唱反调说,岛内媒体报道仍可简称为“武汉肺炎”。这种故意跟国际通行做法对着干的行为,再次暴露台当局借疫情打“地域炮”的不堪用心。

640.jpg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但台当局“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唱反调说,岛内媒体报道仍可简称为“武汉肺炎”。这种故意跟国际通行做法对着干的行为,再次暴露台当局借疫情打“地域炮”的不堪用心。

世卫组织命名流行病的原则之一是去掉地名因素,以避免被联结的国家或地区产生被歧视、被污名化的感觉。比如“MERS”这个正式名称确立后,学术界和大众媒体就不再使用“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感染症”。

台当局专门处理疫情的机构,肯定不缺专业知识,也明白这个浅白的道理,却为何不顾职业操守和大陆感受,让媒体继续使用“武汉肺炎”?据称其理由是“基于让民众容易理解”。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根本不是理由,而是蹩脚的借口。

带有侮辱性、歧视性、针对性的称谓,岂可因为“容易理解”而继续沿用?试想,如果这次是“台湾肺炎”,台当局还会鼓励沿用吗?台当局拿“便民”当借口,究竟是慷他人之慨,是麻木不仁,还是别有用心的恶意针对?

不得不说,从大陆发生疫情至今,台当局的种种做法都给人以恶意针对之感。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竟公然宣称“中国武汉发生疫情害惨全世界”。澳大利亚发生山火,台当局捐赠10万个N95口罩,大陆发生疫情,台当局立马宣布禁止向大陆出口口罩。大陆及时向台方通报疫情信息和各种技术资料,台当局却谎称“被排除在世卫组织之外而错过疫情”,再演“以疫谋独”戏码。

大陆使用包机向台湾运送滞留湖北台胞,台当局却百般挑刺找茬,阻挠拖延台胞返乡。台当局急不可耐地关闭“小三通”,研议关闭“大三通”,拒绝大陆配偶子女入境。种种过激反应,让人不得不怀疑民进党当局是拿疫情当工具,炒作“恐陆仇中”气氛,遂其阻断两岸交流和闭关锁台的私欲。

民进党当局对疫情的反应,不但毫无同胞间血浓于水的情感流露,连最基本的人道关怀都付之阙如;不但没有实质性的支援行动,连假装关心的话都懒得说一句。面对大陆疫情,台当局脸上写的是冷漠、嫌弃乃至见猎心喜的丑陋表情。

由是观之,台当局鼓励岛内媒体继续沿用“武汉肺炎”名称,恐怕不是一时疏忽而是别有用心。在苏贞昌的恐吓之下,台湾已出现“口罩之乱”,民众抢购口罩、卫生纸,若将来岛内防疫工作等出现更多疏失,民进党只需念一句“武汉肺炎”,即可暗中将矛头导向大陆,将“都是大陆惹的祸”潜台词藏在每一篇文宣和报道里,岂不省心遂意?

台当局鼓励沿用“武汉肺炎”名称,可能还有一层险恶用心,即将武汉人乃至所有大陆民众与病毒联系在一起,给台湾民众心中多埋一道恐惧阴影,将来民进党不论是阻挠两岸交流还是炒作“恐中”,手里就又多了一张牌。

视两岸同胞生命健康如草芥,借疫情贩卖“政治主张”,民进党当局道德底线之低,再次刷新外界认知。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民进党却要借病毒之力来对赴大陆,趁机大打“地域炮”,其行径用冷血卑鄙已不足以形容,简直是反人类反文明了。(文/黑白自在)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