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环球网 编辑:星璃 2019-08-21 08:45:13

社评:推特脸书高级黑诠释美国“言论自由”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星期一接连宣布封锁它们平台上的一批账号。它们给出的理由是:这些账号散播关于香港示威的虚假信息,而且它们由中国官方主导。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星期一接连宣布封锁它们平台上的一批账号。它们给出的理由是:这些账号散播关于香港示威的虚假信息,而且它们由中国官方主导。

  推特这一次同时封掉了936个账号,它给出了一个散布假信息的例子,被封账号分享了香港示威者冲击立法会的照片,并且写道:“这些冲击立法会的示威者是疯了还是他们被坏人指使才这么做?这是完全暴力的行为,而香港不需要这样激进的人。请马上滚出香港!”

  脸书列举的一个被封账号则包含了一个批评香港示威者是不敢露脸的蟑螂的贴文。

  值得一问的是,在这两个例子中,哪一个信息是虚假的呢?它们分明都是对发生的事实做了激烈的评论,而这样的激烈情绪在互联网上比比皆是,为什么它们就是特别需要给予封号处罚的呢?

  美国号称是言论自由的国家,既然如此,不触犯法律的言论都应受到保护。上述两个例子触犯了美国的哪条法律了呢?它们只是在价值取向上和香港示威者是对立的。推特和脸书的行为是否意味着它们只保护支持示威的激烈言论,而要剥夺反对示威者的言论权利呢?

  每个国家都有本国管理言论的法律法规,在相同的法律法规下人们应当享有同等权利。美国舆论场给外界相对宽松的印象,但推特脸书的最新表现让人们看到,这种宽松是定向的,而非普惠的。美国的社交网站可以公然歧视“政治不正确”的言论,直至对它们给予消声处理。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推特脸书明显违背美国法律的做法并没有在美国主流舆论中引起反弹。我们看不到美国主流舆论中有谁在第一时间对推特脸书进行谴责,美国媒体对此事的态度是由他们的政治立场决定的,而不是来自他们对美国法律的忠诚。

  也就是说,美国首先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国家,而非他们所宣称的是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政治态度足以击穿美国法律和规则的屏障,在美国社会挂在嘴边且引以为傲的言论自由方面,真实情形就是这样。

  推特脸书宣称被封帐号都是中国政府操控的,但它们并没有给出所宣称的“可靠证据”。而且由于中国是大政府,民间的舆论机构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大量媒体同时有着很强的市场导向,从传统概念的角度有时很难界定一些发声者与政府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发声究竟是“政府行为”还是“民间行为”。

  美国主要社交媒体封杀一批账号并且指控它们被中国政府操控,这样做至少是十分粗暴的。在我们看来,推特和脸书这样做有很强的讨好美国和西方舆论之嫌,这是它们在向美西方的大环境表达自己“讲政治”的忠诚,它们给出的封号理由很荒谬,十分清晰地印证了这不是一次基于规则的管理,而是赤裸裸的意识形态行动。

  看看推特脸书上有多少针对中国政府和中国机构、乃至个人的真正谎言吧。就说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日前在香港机场被非法禁锢并且殴打之后,一些人散布他是“中共国安人员”的谣言,推特等社交媒体管了吗?推特上直到现在还有不止一个冒充环球时报负责人的虚假账号,编造该负责人的虚假推文,推特清理它们了吗?

  说实话,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推特脸书需要给它们所处的美国社会大环境递“投名状”。但是美国和西方社会为什么会制造、鼓励这样的投名状,西方的政治和舆论精英们何以能够一边制造“政治正确”的强迫性,一边毫不脸红地侈谈他们那里的“言论自由”,这是值得掰开揉碎了好好说一说的。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