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白左”的困顿 “时力”的无力

来源:华广网    2019-02-11 17:13:46

  华广网2月11日讯 题:“白左”的困顿 “时力”的无力

  作者 雁默

  “时代力量党”,是在曾经的“反马”狂潮下应运而生的一个小党,所以此党声势可谓是是“马枯则荣,马荣则枯”。如今在马英九人气回温后,“时代力量”泡沫也正在破灭。1月12日的党员大会,“时代力量”就上演了一出内斗戏码,让这个小党看起来将走上必然的衰亡之路。

  去年的“九合一”选举中,“时代力量”主席黄国昌辅选的新北市选区全军覆没,林昶佐辅选的台北市选区则成功赢得3席,“时代力量”内部也正式分裂成黄国昌与林昶佐两个阵营。1月21日,黄国昌无预警宣布辞去主席职位,并声明不参加“决策委员会”选举,不连任主席,仅专注于“立委”工作。至于2020是否争取“立委”连任,黄国昌也尚未决定。

  其实在这个选区,黄国昌也选不上了。

  1月“时代力量”党员大会修改了党章后,有权力选出党主席的“决策委员会”成员由7名改为15名,并由1167名党员选出。选举结果,亲黄国昌派取得8席,亲林昶佐派取得7席。党主席由决策委员互相推选产生,预定2月15日选出新任主席,目前呼声最高者为新竹市党部主委邱显智。

  “九合一”选举,外界均认为以小党而言,“时力”的表现不俗,虽然也不过就是“一亩三分地”。但饼愈小,抢愈凶,“时力”党内要角开始争抢这小小的地盘,派系之争也就浮上台面。政党运作一旦进入了派系之争,就必然遇到路线之争,所谓路线之争就是现实与理念的拔河,对于“时力”这样极度依赖以理念维系党员效忠的政党而言,是一道不容易跨越的难关。

  由年轻世代为主体组成的“时力”,标榜所谓“进步价值”,说穿了,就是“白左”路线,在政治光谱上属于极左。这样的政党,在保守的台湾社会里,注定毫无可能成为大型政党,因此“时力”必然以中型政党作为发展方向。

  但台湾有中型政党吗?没有。唯一的可能是与其他小党组成联盟的形式。

  所谓中型政党,至少必须取得3成以上的民意支持,目前“时力”自称在民调中取得12%-17%的支持,但这个数字能否等同于选票数字,已是一大疑问;遑论即便“时力”与柯文哲组成联盟,是否能在2020选举中得到30%的选票。

  极左小党难成气候,“公投”即为显例。前主席黄国昌以最极端的民主理念,倡议大降“公投”门槛,结果2018年几个“公投”结果,全数悖离“时力”的“白左”理念。再者,以黄国昌本人的罢免案来看,如果“罢免法”按照黄自己的版本,采取“简单多数决”,而无1/4门槛,他早已遭到罢免。罢免黄国昌的主力选民,是反同婚的宗教力量,因此,“时力”这三年在“白左”理念上的努力,不但一一落空,还成为政党壮大的阻力。

  典型的作茧自缚。

  挺同婚,挺废死,挺劳工,挺女权,挺少数族群,“时力”一再证明这些诉求一旦走入极端,就会遭到选民唾弃。不但外界普遍无法接受极左路线,连“时力”内部也因派系斗争而置“白左”理念于不顾。

  政党内斗,往往是利益挂帅,不讲理念的。持平而论,有组织就有派系,有派系就有斗争,此现象本是常态,重点在于组织内部的斗争若长期没有结果,就会造成分裂。

  首先在现实面,“时力”无法透过“白左”理念取得足够的选票支持,就必然要往中间路线挪移,或者是柔性化其理念,以免被视为激进的政党。“时力”成员过于年轻,无法在理念与现实间取得平衡,才会有林昶佐一派冒着背弃理念的风险与柯文哲合作,偏偏,结果是林昶佐一派取得较多的民代席次。

  其实,“时力”以“白左”配上“急独”立场,本就自困于墙角,在选制上,地方民代尚有生存的可能,但在2020年的“立委”选举就不同了。“立委”选制有利于大型政党,政治诉求务必往中间路线靠拢,桩脚组织也要有强固的基础,方能最大化得票数,“时力”两项皆无。

  林昶佐一派选前靠拢“两岸一家亲”的柯文哲,选后翻脸批判柯文哲“媚中”,是先取得了实力,再回头拥抱理念同温层的政治操作。就目前来看,这“偷”来的实力,仅具有分裂自己政党的能量,而非进取2020“立委”选举的可靠模式。选后,“时力”不但没有壮大整个党的气势,反而气走了一些执着于理念的党员,展望2020年,可说是未战先输。

  因此,“九合一”选后的内斗,只显示了小党的无谋,“白左”的困顿,与“时力”的无力。

  就政党属性与党员的平均年龄而言,“时力”最佳的调整策略就是让自己成为真正的柔性政党,淡化党章的激进理念,让党纪维持松散,党的一切运作随选举而保持弹性。这样的政党无须固定的地方性党部,只需要掌握好资金的来源,与有实力的个别政治人物保持合作,在选战中以“单点突破”的策略最大化政治实力。不过,“时力”目前仍不脱刚性政党的性格,不但将理念视作党德,还模仿国、民两党的地方组织。

  实力不足,又无弹性,终将遭蓝绿碾压,一路被边缘化。

  柔性政党的党主席,绝非伸张政党理念的“战神”,而是在幕后掌握金脉与人脉的协调者。目前“时力”呼声最高的党主席人选邱显智,不但是地方党部主委,又是一个旗帜鲜明的“柯黑”,比林昶佐更坚持“急独”理念,这样的党魁只会让“时力”更刚性,更容易被边缘化。

  以理念论,民进党尚且无法实现“台独”,“白左”政策也一一失败,主张“急独”与极端“白左”的“时力”又怎可能闯出一片天?以组织论,“白左”路线仅能吸纳同为“白左”的民间团体,这类团体都很极端,各个头角峥嵘,不会是稳定忠诚的同盟力量,就算在选举时为利益勉强合体,内哄的机率也大于团结,小党结盟后互殴的例子可谓不胜枚举。

  “时力”的最大优势,是成员年轻,最大劣势亦然。用党德框限年轻人会适得其反,以现实主义运作党务又会遭到反感。况且,“时力”的支持选民与柯文哲高度重叠,而柯文哲若不组党,其政治诉求的弹性则会远大于“时力”。

  “时力”想在蓝绿白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必须有差异化的理念作为号召,还要保持弹性,不走极端。放眼台湾大大小小的政党,还没有哪个能做得到。说到底,其实也就是欠缺一个有政治魅力的明星级领导人而已。“时力”现在的几个高层,徒有高知名度,形象却是负面大于正面。

  一个小党的沉浮,时效就是五年。2020“立委”选举,“时力”若无亮眼成绩,下场将会与“台联党”一样。

标签:政党 理念 选举 力量 路线 取得 时代 立委 政治 就是
[编辑:朔宁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