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苗栗选情】蓝绿都内讧,仍不足以影响徐耀昌连任

来源:华广网    2018-11-09 10:33:05

    华广网11月9日讯 题:【苗栗选情】蓝绿都内讧,仍不足以影响徐耀昌连任

    作者 李东海

    苗栗县向来是国民党的铁票仓、民进党的梦魇。从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来看,2004年泛蓝连、宋配拿到61%的选票,四年后的马英九更创造71%的佳绩,2012年“大选”退缩到63%,2016年朱立伦加上宋楚瑜得票仍然超过54%。即使是在2014、2016两次“反国民党海啸”中,国民党在苗栗县内斗不止仍然能保住过半得票率和县长、议长、两席“立委”等重要公职,“泛蓝铁票仓”的名字不是白来的。

    1993年以前,只要是国民党提名的县长候选人一定能当选,此后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无党籍和亲民党人执政。国民党主要分为刘派和黄派,一旦民进党的势力壮大,刘派和黄派就会合作,而民进党若不能有所威胁,刘派、黄派便会陷入内斗,因而,观察刘派、黄派之间的互动,可以看出民进党在当地的实力消长,但在短期内,民进党还没有在苗栗县执政的可能。

    2005年,国民党提名刘派的刘政鸿参选苗栗县长,属于黄派的徐耀昌以无党籍身份参选。在泛蓝分裂的情况下,刘政鸿仍然以48%的得票率高票当选,徐耀昌获得18%的选票,但也从此埋下刘、徐不合。本次选举中,民进党提名人得票仅三成,长期以来,三成就被视作民进党的基本盘,难以突破。因而,在重要选举中,民进党都选择与当地的无党籍政治人物合作,这也是绿营在苗栗长期缺乏足够有影响力的基层政治明星的结果。

    2009年刘政鸿寻求连任时,曾许诺会支持徐耀昌参选下一届县长,由此换来徐耀昌大力辅选。2014年县长选举国民党内初选中,刘政鸿还是派出副县长、黄派出身的林久翔参选,徐耀昌失望到极点,两人的互信由此完全破裂。

    实际上,当时刘派无人能敌徐耀昌,林久翔参选也不过是为了“出一口气”。徐耀昌当选后,发现县库中负债是财政收入的1.7倍,当即向台当局告穷,几乎每个月都要上台北“借钱”,徐耀昌批评刘政鸿“用到米缸里没半粒米”、“这个洞真的太大了”。刘政鸿则回应称,徐耀昌无能,“如果无能应该下台,换别人做!”

    外界也才发现,原来刘政鸿任内的高民调是通过高负债来实现的,苗栗民众的人均负债比也居于“省辖”县市第一名,约为七万多元新台币。徐耀昌阵营对外指称,刘政鸿是掏空县财政的元凶,刘政鸿对此相当不满,认为这是徐耀昌故意要找茬。刘政鸿当时警告,如果徐耀昌要连任县长,他会派人与徐耀昌竞争,后来甚至威胁他本人要回锅参选,两人矛盾公开化。

    苗栗县的两席“立委”中,陈超明与刘政鸿友好,徐志荣亲近徐耀昌,陈、徐成了两人关系的润滑剂,多次居中协调,但因为矛盾实在太尖锐,两人也没办法,只好请前县长傅学鹏、党主席吴敦义等人介入。

    刘政鸿在县长任内许多要求都得到时任“行政院长”吴敦义的满足,因而吴敦义竞选党主席时刘政鸿也大力支持,两人关系亲密。吴敦义先是要副主席曾永权协调苗栗内讧,结果刘政鸿并不理睬,吴敦义、曾永权只好先找到徐耀昌,要他“尊重刘政鸿”、以大局为重,然后再劝说刘政鸿。

    苗栗市、后龙镇、大湖乡、泰安乡、南庄乡的国民党候选人都是刘派或者亲刘派,徐耀昌与非党提名的参选人互动往来,因而被质疑为要消灭刘派。刘政鸿还公开批评,他最讨厌人别人拿红包办事,徐耀昌任内相关传闻不断。徐耀昌竞选总部则回应,如果能明确举证县府团队有人收红包,将颁发五十万元新台币奖金,并将相关人等移送检查机关。

    9月3日,徐耀昌的竞选总部主委、总干事人选终于敲定,分别由“区域立委”陈超明、徐志荣担任。前县长傅学鹏协调刘、徐两人不成,公开向刘政鸿喊话,希望刘政鸿不要“巧遇”对手,能以大局为重,多为国民党着想。

    16日,徐耀昌竞选总部成立,马英九、吴敦义、洪秀柱和王金平均到场,刘政鸿并未出席。翻开徐耀昌的竞选总部荣誉职名单,前县长张秋华、傅学鹏均担任荣誉主委,却没有刘政鸿,这是非常吊诡的。一般来说,即使有矛盾,只要不是闹得太僵,前县长都会出现在现任县长的竞选总部名单上。这也意味着,国民党内的整合仍有问题,刘政鸿基本确定不会为徐耀昌辅选,会不会支持民进党礼让的无党籍头份市长徐定桢就很难说了。

    民进党礼让亲绿无党籍候选人

    2014年县长选举时,徐耀昌仅以46.6%的得票率当选,民进党吴宜臻得票28%、无党籍康世儒得票19%,在野阵营加起来就能实现政党轮替。此前的“立委”选举中,民进党曾礼让康世儒拿下席次,本次县长选战却没有。为避免民进党和无党籍分票,今年民进党决定不提名而礼让徐定祯。

    徐定祯执政的头份是苗栗第一大票仓,与第三大票仓竹南镇是共同生活圈,相互影响程度较深;第二大票仓苗栗市长邱炳坤支持徐定祯;第四大票仓苑里镇由民进党执政。依据掌握全县四大票仓,民进党早期曾对徐定祯的选情报以很大期待。

    徐定祯为了囊括更多的选票,在阵营组成时刻意强调超越蓝绿、诉求中间,也导致泛绿基层批评他的竞选团队“不够绿”。绿营在苗栗的指标性人物,前“立委”吴宜臻本是民进党中央党部指定的竞选总干事人选,徐定祯并未听从,而是邀请无党籍的邱炳坤出任。

    徐定祯看准了徐耀昌和刘政鸿的恩怨不可能化解,选择与刘政鸿结盟。最令民进党不爽的一幕出现了,徐定祯与两个蓝营的前县长刘政鸿、何智辉结合在一起。

    刘政鸿向来是民进党的靶子,先是被民进党批评搞强拆,再被民进党批评浪费公帑。徐定祯却跟刘政鸿多次同台出现,刘政鸿还公开表态支持徐定祯。刘政鸿的核心幕僚李京勋也加入徐定祯阵营,这样让民进党基层投不下去、选举干部也不愿意为徐定祯辅选。

    民进党当初曾有意让扎根此地的吴宜臻参选县长,倾向于不提名时,吴宜臻的支持者就曾公开表达不满,表示不会投给不挂民进党的候选人。确定礼让徐定祯后,苗栗县党部执委朱泰平明知不会当选,仍以“维护党格”为理由参选苗栗县长,后被民进党开除党籍。

    “时代力量”也曾是徐定祯的争取对象。“时代力量”在苗栗成立办公室时,徐定祯受邀出席,同场出现的还有一大批反对刘政鸿的民间团体。徐定祯与刘政鸿结盟后,这些民间团体发现无人可投。 有民进党的基层干部感慨,“原本党不提名、礼让他参选时,基层就有杂音,如今看到他跟刘政鸿站在一起,基层骂更凶!”什么都想要,最终将会什么都要不到,这正是徐定祯目前的处境。

    最惨的恐怕是民进党的县议员,民进党现在有5席议员,为冲高总得票数,本次提名了10席次,僧多粥少的情况十分严重。争取连任的议员都不保险,新人更是基础不牢。如果跟徐定祯一起挂看板一定会被基层选民批评;如果跟吴宜臻或者其他民进党大佬联合竞选又会被质疑在野阵营分裂,打脸绿营的决策者;“时代力量”等第三势力也提名县议员参选人,让本就不够分的选票进一步紧绷。

    尽管蓝绿都不齐心,但是基本盘的因素摆在那里,基本上还是可以确定国民党人当选县长。苗栗县选情的最大观察点或许是,民进党到底能当选几席议员?

 

标签:“九合一”选举 苗栗县 国民党 民进党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