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正义与东厂画上了等号,还毫无违和感

来源:华广网    2018-09-14 09:35:48

    华广网9月14日讯 题:正义与东厂画上了等号,还毫无违和感

    作者 雁默

    民进党执政后所设的 “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最近爆出操控选举的丑闻,给年底选举与民进党执政基础投下了一枚震撼弹。

    该委员会于2018年5月31日正式成立,主要工作业务是“开放政治档案”、“清除威权象征及保存不义遗址”、“平复司法不法,还原历史真相并促进社会和解”、“处理不当党产”等,由台湾史作家、前民进党“立委”黄煌雄担任主委。

    “促转会”本身的争议主要在于,由执政当局全权提名、掌控,拥有指挥宪警的司法调查权,被在野的国民党指控违反“五权宪法”创立精神,且侵犯人权。该委员会可强制政党与其所谓附随组织持有的政治档案“收归国有”,有侵夺人民财产、违反民主法治原则之嫌。而且,其调查之历史期间,主要集中于台湾光复后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完全不涉及日据时代,慰安妇问题或更早的汉族人与原住民历史,故而被普遍视为乃民进党在“党产会”之外另设的一个整肃国民党以换取长期执政利益的机构。

    整起操控选举事件最反讽之处在于,这个自诩正义,却被国民党抨击为东厂的机构,其副主任委员张天钦在其内部会议中自我标榜为东厂,诚可谓怪事年年有,台湾岛最多。

    向媒体爆料的深喉咙为“促转会”内部副研究员吴佩蓉,她主动将自己曝光,并公开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及其用意。

    根据吴佩蓉的录音档,张天钦将“除垢”的目标聚焦于新北市长参选人侯友宜,指称“这个如果没有操作,很可惜”,“我子弹准备好了,他就说南榕先生要自焚啊,不直接去讲这个,间接影射杀伤力最强了”。

    与会的副研究员张世岳则补充说“现在有选举考量,用字一定更辛辣”,研究员萧吉南则在提到“立院”审“促转会”预算时,要主张“再怎么野蛮也不能砍正义,要操作这种意象,我们正义是一只脚是奠基在东厂”。张天钦则回应说“我们本来是南厂,现在变西厂后来升格变东厂”。

    吴佩蓉在声明稿里强调: 掌握行政资源和话语权的高官,意图操作此议题,以不正义的手段去对付类似侯这样角色的人,真的是深化巩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吗?......台湾的民主发展,有必要去学习东欧共产国家转型正义的做法吗?这是我心中很大的困惑.....。

    “促转会”主委黄煌雄对于该会的工作方向,比较倾向于“南非式和解”,而非“东欧式咎责”。两种做法的差别,简单说,前者往前看,意在标举现代价值,而非清算前朝。后者往后看,意在清算前朝,并以现代价值作掩护。吴佩蓉最在意的,就是这个。

    关于此,张天钦也在内部会议里痛批,主委黄煌雄想用“南非式和解”推动“除垢法”,“我觉得很不爽,我绝对会把它翻案”,“‘促转会’不接受这套,至少我副主委不接受这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人死了当然没有办法,没有死的要想办法,不然什么叫做‘转型正义’”?爆料的该媒体指出,“促转会”主委与副主委做法不合,早就不是秘密。

    事发后,坚持东厂路线的张天钦火速请辞下台,“行政院”火速准辞,蔡英文火速声明“发生这件事并不妥适”,赖清德火速切割“完全无法接受”,黄煌雄则火速“三鞠躬”道歉。

    总言之,执政当局在火速救选情。

    张天钦是唯一的东厂厂公吗?当然不是。为什么张以东厂为荣呢?前面有一个因追剿国民党党产而平步青云的顾立雄作为标竿,被为讥厂公又如何?民进党选票很多不怕啊。对民进党而言,张天钦的东厂路线方为正途,错就错在张“形色嚣然”,被内部还有正义感的同僚背叛而已。

    整起新闻事件,令人意外的不是“促转会”内部以东厂为荣,而是竟然还有正义之士!

    吴佩蓉揭发的不只是公德问题,还加码了私德问题。张天钦在台北市最昂贵的地区有房产,存款超过三千万(台币,下同),还要贪官舍,还要贪官舍内的家具家电(以“促转会”业务费支付)。根据“立法院”年度预算书,“促转会”业务费高达1亿,其中还有365万出境考察的费用,不得不说,整肃异己诚乃爽差,最容易立功,又最好赚,还兼获正义之名。

    客观地说,主委黄煌雄与前副研究员吴佩蓉,还算正派之人,但在一个立意本就不正义的机构里,人何寥落,鬼何多?从张天钦的嚣张言论里,民众发现的是,原来主委的作用不过是妆点门面,而秉持正义初衷的成员也恐怕是涉世未深。

    稍具史学知识者都知道,盖棺论定一个朝代或一个人,不经数百年的沉淀,难有持平之公论。而以现代观点看历史事件,乃以今论古,纯属外行人看热闹。你大可说孔子是男性沙文主义者,也大可说柏拉图是奴隶主的鹰犬,就看你基于什么心态,采取什么角度去建构故事。

    以东厂自居看历史就不同了,其目标不过是一时的整肃清算,自私的快意恩仇与自利的扫除异己,不会有什么格调与自制,务求痛快而已。

    台湾的民主制度,一个朝代最多就八年,甚至有可能少至四年,每几年来一次东厂转型、清算、斗臭,台湾还能承受几次?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自困之路,没有尽头的恶斗。

    吴佩蓉质疑,这是我们要的民主吗?我想说,民主从来没有保证政治可避免斗争的,无论取得权力的途径是寡头或是选举,东厂都会以不同形式存在。如若想找一个没有东厂的例证,吴小姐可以找找马英九档案,如果他有东厂,王金平早就被干掉了。有趣的是,马的支持者可能还嫌马太笨,不搞东厂的结果就是自己跛脚,并以最难堪的姿势被改朝换代。

    再怎么不甘,我们都得承认政治不可能没有斗争,但“促转会”令人非议的是,它假正义之名,用民脂民膏豢养一批特务,在取得权力的手段上作弊。以往,政治斗争是台面下不光彩的行为,现在,则是台面上假装光彩的壮举。

    切割、撇清、止血,民进党现在能做的也就是装没事而已,一如其他的失政。“促转会”恐怕只是整个选举作弊计划里的冰山一角,倒了一个张天钦,只会让其他的张天钦更警觉自己身旁有没有“吴佩蓉”。民进党内部会因猜忌,而更缩小决策队伍,确保一切龌龊的政治行为都隐藏在安全的阴影下,“吴佩蓉们”也会迅速消失。

    以正义为名,以东厂为荣,这一官场现形记,着实令人大开眼界,民进党的党格之低,真乃无下限。

    正义与东厂之间画上了等号,还毫无违和感,足以为台湾民主史落下最难堪的注脚。

标签:正义 东厂 民进党 丑闻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