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广网

您当前的位置: 观台海>台海关注 > 详情

评论:台湾深陷“疫苗荒”,根源在哪?

来源:环球时报 | 2021-06-19 10:25:29 | 编辑:桐尘

分享:
在台湾,政治与经济利益的复杂交织,以及技术上的“先天不足”,导致疫苗采购和研发都陷入困境。

【环时深度】台湾深陷“疫苗荒”,根源在哪?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编者的话:6月17日,台当局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列席“立法院”会议时,力挺自产新冠肺炎疫苗,并为疫苗采购和进货速度慢表示“抱歉”,同时没有忘记找“有些国家超量采购”等借口。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台湾地区去年曾被《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称为“防疫优等生”,但现在这个“神话”正在破灭——民进党当局的“超前部署”不仅没有超前,反而让岛内面临缺少新冠疫苗的落后境地。在台湾,政治与经济利益的复杂交织,以及技术上的“先天不足”,导致疫苗采购和研发都陷入困境。从今年春天以来,“疫苗孤岛”就成为岛内媒体常用的表述,5月疫情突然扩散后,民众的不安情绪也日益增加。“人民需要疫苗”的呼声此起彼伏,但对于民进党当局频频放话“一定可以在7月底如期上市自产新冠肺炎疫苗”,岛内民众明显又信心不足,普遍持观望态度。

  从“防疫优等生”到“疫苗乞丐”

  英国广播公司(BBC)近日的报道认为,由于台湾当局在今年5月之前一直保持着较好的防疫成果,因此颇为自满,对疫情可能出现反复没有保持应有的警惕。今年3月,因有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过血栓等严重副作用,一些国家和地区曾叫停接种该疫苗。尽管台当局防疫部门的相关负责人放话称,“黄种人发生血栓机会远低白种人”,并呼吁岛内民众继续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但实际上台湾民众接种疫苗的意愿并不高。直到5月疫情暴发后,民众争相接种疫苗时才发现岛内陷入缺少疫苗的窘境。美国《财富》杂志网评论称,本轮疫情暴露出岛内防疫的弱点——从表面看,民进党当局称已采购足够多的疫苗为大部分民众接种,但实际上只有一小部分疫苗可以使用。

  跟踪疫苗接种情况的“Our world in Data”网站6月15日的统计显示,台湾岛内至少接种一剂新冠疫苗的人数 为98.5万,仅占总人口比例的4.14%,远低于20.4%的世界平均值。台北市民李家杰无奈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从人均GDP看,台湾地区也处发达行列了,但在疫苗接种上,竟然处于全球最不发达的水平。”

  岛内面临的尴尬处境与其获得疫苗数量不足直接相关。据台湾“关键评论”网站统计,截至本月15日,岛内宣布订购和获赠的新冠疫苗为3180万剂,但目前仅获得211.6万剂,其中124万剂还是来自日本捐赠,真正由民进党当局通过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以及购买获得的疫苗不足100万剂。BBC相关报道称,台湾去年开始洽购疫苗时,欧美疫苗企业生产的头几批疫苗已经被其他国家和地区预订一空。

  事实上,台湾并非没有迅速获得充足疫苗的机会。国台办多次表态,大陆方面愿意迅速作出安排,让广大台湾同胞尽快有大陆疫苗可用。但在“反陆抗陆”的政治操弄下,民进党当局以“大陆疫苗不安全、有风险”“台湾需要坚持原厂采购”,“台自产疫苗将很快上市”等理由拒绝大陆疫苗。有台媒概括说,民进党的态度就是一句话:宁可台湾没疫苗,也不要大陆“假好心”。台湾防疫协会理事长王任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民进党当局在疫苗国际采购上本就有天然劣势,此后又将大陆疫苗和由复星医药参与研发和代理的BNT疫苗排除在选择之外,可以说是“自断道路”。

  不仅“甩锅”大陆,民进党当局还频频找借口推卸“疫苗采购”不力的责任。本月11日,民进党当局声称,台湾地区已向泰国订购在该国生产的1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但由于泰国实行“疫苗优先在泰国使用”的政策,导致台湾获取疫苗的进度被延迟。12日晚间,泰国总理府副发言人直接发文否认,称“泰国并未阻止疫苗出口”,“打脸”蔡当局。

  国民党革命实践研究院院长罗智强近日也感叹,台湾怎么从令人羡慕的“防疫优等生”,沦为四处求援的“疫苗乞丐”,这简直是“台湾奇迹”。他表示,疫情暴发至今,蔡政府有一年半的时间可以好好准备,却陶醉于口罩输出、在外媒上宣称“Taiwan Can Help”(台湾能帮忙),导致疫苗采购工作落后。

  “绿标疫苗”难成救命稻草

  陈时中17日谈到台产疫苗时声称,台产疫苗属于战略产业。但台湾自产疫苗的实际研发情况也受到岛内舆论的诟病。受种种因素影响,岛内厂商的疫苗研发进展并不顺利。在“台湾疫苗推动协会”去年底公布的2020年“十大疫苗新闻”中,前两名分别是“全球争相研发新冠病毒疫苗”与“台湾新冠疫苗研发进度严重落后”。

  去年9月,陈时中曾宣布,台湾的疫苗策略已从“紧急授权制造”转向国际预购和扶持岛内厂商生产为主。此前,岛内曾试图获得阿斯利康等疫苗厂商的紧急授权,由台湾厂商代工,但陈时中表示,由于此类生产需求量大,岛内难以消化,也容易将台湾疫苗生产的产能占满,因此做出政策调整。

  曾在“非典”疫情期间担任台“卫生署”疾病管理局中区传染病防治医疗网指挥官的王任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民进党当局做出这一决定前,台产疫苗并非是疫苗政策的重点,当局也没有对疫苗厂商给予足够支持,由于背后的各种利益驱使,才造成这样的政策转向。

  《多维TW》月刊分析称,早在2020年3月,岛内企业高端疫苗就取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授权,并取得疫苗开发的技术与平台。按理说,当局应及早编列特别预算,协助辅导企业加速开发。但直到2020年年中,台当局才批准高端、联亚和国光三款疫苗进入一期临床试验,同年年底才有高端疫苗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阶段。在此过程中,采购海外疫苗陆续碰壁、岛内厂商的试验数据愈趋明朗化,民进党才愿松口透露,将针对岛内疫苗执行预采购计划。随着政策转向,民进党当局开始“押宝”台产疫苗。5月30日,民进党当局宣布已向高端、联亚两家厂商各采购500万剂疫苗,同时分别签订另附上限500万剂的后续扩充购买合约。换言之,台当局采购的自产疫苗数量可达2000万剂。

  目前,岛内的高端疫苗刚刚发布二期临床试验结果,联亚疫苗还在进行二期临床试验,而起步最早的国光疫苗由于抗体水平未能达标,只得重新进行一期临床试验。

  本月10日,由岛内高端疫苗公司研发的高端疫苗二期临床试验数据发布,这是台湾首款发布二期临床实验数据的新冠疫苗,高端公司也将根据上述数据向台湾“食药署”申请紧急使用授权。这款疫苗可以说是被民进党当局寄予厚望,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此前曾两度前往高端疫苗公司视察。台湾《新新闻》杂志等媒体披露称,之所以绿营人士选择为高端疫苗站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高端疫苗二期试验计划召集总主持人林奏延是蔡英文2016年上台后的首任“卫福部长”,并且与蔡英文在医疗领域的重要幕僚、前“卫生署”署长李明亮等人熟识。有台媒称,高端疫苗被业内戏称为“绿标疫苗”。

  高端疫苗最饱受质疑的一点是,今年5月18日,在其二期临床试验尚未解盲时,蔡英文就宣布台产疫苗将在7月底开打,这令岛内舆论质疑民进党当局是否在利用政治力量为高端疫苗“保驾护航”。

  本月初,台“中研院”院士陈培哲因不堪忍受绿营压力,宣布请辞“自产疫苗审查委员”,并直言无法维持专业与公正性的最大原因就是台当局。台“中广”董事长赵少康质问,“5月高端疫苗二期还没有解盲,蔡英文就宣布7月底可以施打,但她这样说,食药部门还要不要严格审查?台产疫苗审议委员会还要不要认真把关?就算台当局免费,大家还敢不敢冒险去打?”

  “选择要打哪支疫苗是一门政治学。”岛内媒体《新新闻》称,高端疫苗背后有绿营“加持”,联亚疫苗背后也有“非绿学者”的拥护。联亚生技的临床试验执行医院是台“三军总医院”,召集人为感染科教授张峰义,其曾在2003年“非典”期间担任“卫生署疾管局局长”。

  研发能力不足“被忽视”

  种种背后操弄之下,台湾民众对台产疫苗的信心也不断下跌。近期台湾门户网站“yahoo奇摩”的一份调查显示,有68%接受调查的网民不想接种高端疫苗,表示愿意接种的人数比例不足1/4。虽然台湾的医疗水平较高,但有关各类疫苗的研发与生产却并非长项。台湾研发型生技新药发展协会理事长张鸿仁去年在一场关于台湾新冠疫苗紧急开发策略的会议上表示,在疫苗自给率方面,相较于欧美(100%)、日本(59%)、韩国(38%)以及中国大陆(85%),台湾地区的自给率(8%)明显落后。公开报道显示,台湾使用的各类常规疫苗中,大部分自岛外进口,本土生产的仅有一小部分,并且一些岛内民众只愿意接种进口疫苗。有台北市民失望地表示:“我们还在观望。虽然不想打台产疫苗,但因疫情太恐怖,进口的疫苗又不够,许多人无可奈何,没得选。自产疫苗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王任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台湾的疫苗研发能力存在局限性,尽管对于研发灭活疫苗这类传统疫苗有一定基础,如岛内最大疫苗厂商国光生技生产的流感灭活疫苗质量不错,但岛内的研发机构和厂商在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等新型疫苗上几乎没有什么经验,“缺乏这些新技术以及相关的配套产业”。王任贤提到的上述因素,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台湾厂商在新冠疫苗研发路线上的选择。据岛内媒体报道,目前台湾厂商开展临床试验的三款疫苗——高端、联亚和国光——均为重组亚单位蛋白疫苗,也就是“将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中”。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因为台湾既没有大陆这样强大的灭活疫苗生产能力,也不具备在mRNA、腺病毒载体等疫苗路径的创新能力,所以,没有太多选择。

  王任贤强调,台湾自产疫苗二期临床试验主要验证安全性与抗体水平,但真正的保护效力需要三期临床试验,“如果是mRNA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仅有二期临床试验结果就获得紧急使用授权还可以接受,但高端和联亚疫苗‘先天不足’,无法令人相信其保护力”。谈到台湾自产疫苗进展相对缓慢,长期关注新冠疫苗的医生庄时利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重组蛋白疫苗是一种相对较为成熟的技术路线,以技术路线作为解释台厂商研发进度较慢的理由是行不通的。

  岛内大量声音也在质疑民进党当局试图根据二期临床试验结果批准高端疫苗进行紧急使用的企图。国民党“立委”郑丽文近日批评称,蔡英文一路以政治领导专业,让外界质疑高端疫苗解盲成功就是凌驾科学的政治决定,缺乏公信力。 前“疾管局局长”苏益仁也表示,由于自产疫苗尚缺乏三期试验数据,所以台湾暂时无法考虑自产疫苗,应把民众安全放在第一位。

  尽管批评声铺天盖地,但岛内舆论预计高端疫苗还是会于近期获得紧急使用授权。王任贤预测,未来一段时间,随着采购疫苗和台产疫苗陆续到货,台湾可能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一部分人会选择台产疫苗,一部分人会选择外国疫苗,另一部分人会选择去大陆或美国打疫苗。王任贤说:“原则上看,这些人加在一起基本能完成台湾的疫苗防护网,只不过会完成的很难看。”


为你推荐
  • 美国为什么送台湾疫苗?台媒体人认为美议员访台背后有交易
    据台湾“中时新闻网”报道,美国3位联邦参议员6日率团窜访台湾,并宣布美国将赠与台湾75万剂疫苗。台资深媒体人陈挥文认为,天下没有白来的疫苗,美、日送台湾疫苗,是因为蔡英文执政,对他们的利益有帮助。
    2021-06-07
  • 【华广观察】若不悬崖勒马 民进党当局“政治防疫”或将引发“政权危机”
    一步错,步步错。面对凶猛疫情,民进党当局还在大玩“政治防疫”,“政治摆中间,防疫放旁边”,必然导致其后续决策做法左支右绌,一错再错,搞得天怒人怨。如果民进党当局不改弦易辙,悬崖勒马,疫情的缓解与彻底控制将变得遥遥无期,星火燎原,岛内民众的怒火还会继续升高,直到“绿色政权”崩盘倒台。
    2021-06-05
  • 疫苗焦虑加剧 台湾民众寻找发泄口
    岛内疫情严峻,但疫苗严重不足。许多民众3日驾车到“总统府”周边长按喇叭,要求民进党当局赶快给民众接种疫苗。多家台湾媒体呼吁,“给我疫苗,其余免谈”。
    环球时报2021-06-04